2021年5月6日 星期四

價值感之三「提高孩子的社會能力」


「家庭教育三根支柱」中的第二根支柱:價值感之三「提高孩子的社會能力」


這是我們關於培養孩子價值感的第三講:如何培養孩子的社會能力。


為什麼會有這麼一個話題?核心是:如今這個時代,「直升機父母」是越來越多。


什麼叫直升機父母?

這是小孩子的話,孩子説:父母像直升機一樣懸停在我的頭頂上方,父母永遠罩着,這孩子出現任何問題,父母都會出現,什麼困難都幫你掃清障礙,這就叫作直升機父母。

而直升機父母的出現變得越來越多,幾乎是一個全球化的趨勢。


 「直升機父母」的密集型教育

耶魯大學的兩個教授做了一個長時間的研究,這是兩個經濟學的教授,研究的是為什麼越來越多的家庭會使用這種密集型教育的方法。密集型教育就是天天盯着、陪着,花很大的力氣幫孩子解決各種各樣的問題。


其實,原因是來自於經濟的發展。在一個國家裏,假如國家的收入水平差距比較大,一個上過很好大學的人,教育的投入產出比,上過很好大學的人的收入很高,沒有上過大學的人收入很低,這兩個之間的差距越大,家長對於教育這件事情就會越焦慮、投入的資源越多,它就會容易進入這種直升機盤旋的狀態。最典型的國家就是中國和美國,美國的家長其實也很焦慮。


如果收入差距不大,比如像日本,日本雖然也是東亞國家,也很倡導基礎教育,但是日本的家長是允許自己的孩子不上大學,回家裏繼承家裏的魚店、壽司店,或者在路邊做一個指揮交通員。因為他們的收入差距不大,賺再多的人和賺得少的人差別也不多。北歐國家在教育上的壓力就更小,所以我們首先要理解為什麼直升機父母會變得越來越多。


直升機父母變多了以後,帶來的一個問題是什麼呢?

孩子的價值感不容易建立起來了,原因就是孩子覺得我做什麼反正也沒什麼用,我做什麼事你們都替我做了,有各種各樣的問題你們都替我兜着。所以,他甚至長大後惹了禍,第一時間的反應都是:找我爸、找我媽,都是由他們來解決問題。

如果一個孩子不懂得自己去面對和解決社會問題,他所表現出來的自信是一種外強中乾,你看起來很陽光、很自信,但其實是外強中乾。因為它沒有經歷過事,他沒有解決過問題,他不知道這個問題解決的邏輯是什麼。

所以,在這裏有一本書要推薦給大家,這本書很有意思,叫作《如何培養孩子的社會能力》


孩子的這些社會能力,比如他與別人交往打交道、合作、妥協、談判的這些能力,是培養出來的。你如果想一直替他解決這些問題,直到把他送進了大學再放手,他不可能突然冒出這些能力。

這些能力是從幼兒園,甚至沒有上幼兒園之前,更小的時候就有的。他一天到晚跟周圍的小朋友就會出現大量的合作困難、大量的問題,比如:喜歡爭一個玩具,爭一個鞦韆等等,這時候他得能解決。

如果他不能夠解決的話,那麼就只能等到長大了以後,社會才能夠給他教訓,讓他慢慢地學會,這是很大的一個代價。


阿德勒的兩個重要觀點 

阿德勒在《自卑與超越》裏邊有兩個觀點很重要:


第一個觀點是關於如何克服自卑最有效的方法:讓你的價值和整個社會的價值融為一體。

好多人克服自卑的方法是錯的,阿德勒認為,人這一輩子是靠自卑作為動力推動我們前進的。


假如一個人説:我很自卑,因為我很窮,那麼我將來不想自卑怎麼辦呢?我要比你們所有人都有錢,他要努力地成為一個比別人都有錢的人。

那麼,這個人長大了就會變成一個工作狂,他很累,到處吃飯跟人搶着買單,為了搶着買單,甚至跟人打架。他的克服自卑感的方向發生了偏差。


還有一種人説:我自卑是因為你們欺負我,我長大了我要成為一個欺負別人的人。那麼他的自卑感變成了彌補自卑感的方式,就是變成了欺負別人。

你會發現我們這個社會上有很多人就是以欺負別人為樂的,手中有一點小小的權力,都可以讓別人圍着你團團轉,他會覺得很開心,這都是心理不健康的表現。

甚至有的人為了克服自卑感會造成人格的分裂,他可以造成自己一個虛假的假設,然後產生各種各樣的心理疾病。


阿德勒講了這麼多錯誤的方法之後,他説:

「只有一種方法能夠讓我們獲得健康的心理和價值觀,克服自卑的方法是把你的價值和社會的價值融為一體。」

也就是説,你的價值取決於你能為社會做出多少貢獻,取決於你能為這個團體,讓別人的福利得到多少的增加。這時候你會發現,你賺錢也好,不賺錢也好,你在大城市工作也好、小城市工作也好,你做公務員也好,還是你創業也好,都沒關係,你都能夠感受到自己的價值,而且,這個價值是和社會有聯繫的。

這是自卑與超越裏第一個非常重要的觀點。


阿德勒第二個很重要的觀點,就是認為:人從小所受的教育中,最重要的成分是合作。

因為我們生長在這麼一個時代,這個時代裏沒有人能夠單打獨鬥解決問題,所有人都需要跟別人產生合作,只有有了極強的合作能力,你才能夠創造價值。


學會識別並體會他人的情感

所以,今天這一講的核心就是:怎麼樣讓孩子建立一套自己解決問題的能力,跟別人合作的能力。

為了建立這套東西,首先要學會的一件事:

「就是讓孩子能夠學會觀察和體諒他人的感受。」

心理學家做了一個測試很有意思,他們拿了很多畫像,很多簡筆畫畫的人的表情,然後到學校裏去給各種各樣的孩子們看,問他們:你看這個人什麼表情?

有的表情畫得很明顯,笑啊、哭啊,有的表情畫得沒那麼明顯,但是其實也是有很明確的傾向的,給孩子進行測試,測試完後發現:

有很多小孩很容易就識別出來什麼是高興的、不高興的、狂喜的、自信的。但有一些孩子識別不出來這些人的表情,畫上是一個傷心的、難過的人,但是這個孩子會説:他挺好的,他在開心、他在笑,像這樣出現了很多的這種識別上的偏差。

再去了解這些孩子的表現,先通過測試他們對於其他人的表情的認知,然後再去問老師這些孩子們在學校裏的表現,最後得出了非常具有集中性的一個結果:

那些識別不出或者不能夠準確識別他人表情的孩子,在學校裏存在大量的人際關係問題。

我們小時候遇到一個人,他打你把你打疼了、打傷了,他沒關係,他不覺得把你打傷了,他沒覺得你疼,他對於你疼這件事不敏感,這是最大的問題。

為什麼我們會出現這麼多,對別人的感情沒有感覺的孩子呢?我們應該反思這件事情,其實反思一下我們的教育就明白了。

我們許多家長對於孩子的感情就沒有反應,孩子摔了一跤,家長走過來就説「不疼不疼」,「起來,勇敢點,不疼!」你用這個方法真的有可能教會孩子勇敢。孩子以後摔倒了想哭,一看周圍沒人理他,站起來,很勇敢,爸爸很得意,説:「你看他很勇敢。」但是這會有代價,代價很有可能就是:這個孩子要求別人也都得這樣。他體會不到別人摔了會疼,他甚至打了別人,他不會覺得別人會疼。

所以,到了青春期以後,這樣的孩子會把你氣得要死,媽媽氣得在廚房裏邊哭,兒子站旁邊問:怎麼了?他都不知道自己把媽媽氣成這個樣子,原因是他體會不到他人的情感。而一個人體會不到他人的情感,是從小被訓練出來的結果。

我們當然可以教會孩子什麼是勇敢,但問題是:他摔傷了,他摔倒了,得有人關心他,得有人問:摔着了嗎?哪兒疼?跟爸爸説需不需要上醫院?你需要讓孩子感受到有人關心他,他才能夠學會關心別人。要學會和他人的互動的第一招,首先得能夠學會識別和體會到他人的感情。


在互動中教會孩子識別情感 

我們剛剛講那些都是忽略孩子的情感,比如説:孩子説「我餓了」。媽媽説:剛吃過飯怎麼會餓?大人就認為孩子剛吃過飯不會餓,但是很有可能這孩子剛才沒吃飽,或者孩子出去瘋跑了一圈,體力消耗過大,他就是覺得餓了,但是在媽媽看來,你不應該餓,這就是忽視了他的情感。

我小時候經常會説:我最近腰疼,我媽的反應就是:小孩哪兒有腰,小孩都不應該有腰。所以,很多孩子的情感被忽視,他長大以後,慢慢的會忽視別人的情感。

除了在人際互動的過程當中,去幫助孩子建立這種情感的探索、瞭解、描述、去反映別人的情感之外,還有一個機會就是看動畫片。

現在很多父母讓孩子看動畫片,就把孩子扔給電視就完了,就不管了。把孩子扔給電視,孩子跟電視學不會任何東西,孩子學東西靠的是反饋。大人陪孩子玩,孩子説了一句好玩的話,大人哈哈一笑,孩子就會理解這句話是好玩的,或者他説了一句話,大人皺眉頭,孩子就會知道這句話説的不合適。他是在互動當中學習。


為什麼把孩子扔給電視沒法學習呢?

電視不跟孩子互動,電視上那光頭強打了熊大一下,孩子也學着打一下,但是沒反應。電視上的人對他沒有反應,生活中再沒有人給他反應,孩子就根本不知道這個動作有什麼意思。

如果把一個孩子長期扔給電視,你會發現這個孩子顯得呆呆的,顯得有點木木的。因為他不知道跟別人的情感怎麼樣互動。

所以,即便是讓孩子看動畫片,我們最好應該陪他一塊兒看,在陪他看動畫片的時候可以多問他,你看這個人腦袋被砸出了一個包,他是什麼感覺?那人這會兒是什麼反應?那他如果被別人罵,那人的心裏會高興嗎?他會覺得怎麼樣?這叫作情感。

所以,你要幫助孩子去識別這些情感,讓孩子猜測、分析、讓孩子聊天,這時候孩子才能夠學會人是有情感的,他人是有感覺的。如果一個孩子眼裏沒有別人,他對別人造成的傷害就完全沒有反應。能夠識別他人的感受,這是透過互動培養出來的,這個絕對不是憑空產生的,它一定是通過父母和孩子大量的互動產生。



教孩子學會「連詞」

除了學會識別情感之外,接下來,要讓孩子學會一類非常重要的詞彙:連詞。

孩子兩歲左右開始學説話的那段時間,我們要教孩子學會大量的連詞,什麼是連詞?比如説:「是」、「不是」。這個東西是、不是。讓孩子用「是」和「不是」來跟你互動。

還有什麼詞呢?「和」與「或」,誰和誰是什麼、誰或者誰是什麼意思?讓他把「和」與「或」能夠區分開,這代表着什麼?有選擇。有很多情況用「和」,有很多情況用「或者」。

還有這個叫作「一些」,那個叫作「全部」,這是不同的歸類的問題。

這個叫作「因為」,那個叫作「所以」,這兩個之間是有聯繫的,要幫助他用這樣的連詞來造句。

還有「之前」和「之後」,發生這件事情之前是什麼情況?這個事發生了之後是什麼情況?讓他來描述之前、之後,現在和以後,這些詞全都是連詞。

在這個過程當中,有一個遊戲可以跟孩子玩,就是接龍遊戲。你編出一個開頭,然後你讓他説後來發生什麼樣的情況,他講完了以後説,接下來又來了一個什麼人物,這個人物幹了什麼事,然後發生什麼樣的情況。

這種接龍的互動遊戲,就能夠讓孩子認識到行為和結果之間的關係,我們要讓他感受到他所做的事情是有結果的,而且他所做的事情是可以選擇的,有「和」、有「或」,他可以選擇不同的方向,然後產生不同的結果。

在孩子剛剛學説話的時候,我們要去跟孩子做的大量的練習,千萬不要只會教孩子説名詞、動詞,因為名詞、動詞最好教,我們除了上一講中講過的情感類詞彙之外,還需要讓孩子學會這些連詞。


讓孩子獲得「如果」的力量 

到了孩子再大一點,大概4-6歲的時候,還有一些高級的詞彙,比如説「如果」(If),如果發生了什麼樣的情況,那麼會怎麼樣?

這就是讓孩子想象一些沒有發生過的事。

如果今天你從鞦韆上摔下來,不小心磕到這個石頭上,會怎麼樣?這就是讓他推演。他就知道如果運氣不好的話,腦袋就摔破了,就會更疼。

什麼叫「合適」?什麼叫「不合適」?這就相當難了,很多人長大都不知道什麼叫合適,什麼叫不合適,我們要幫孩子去體會合適的感覺,這樣合適嗎?那樣合適嗎?到了什麼樣的程度,你就覺得不合適了呢?跟他探討這樣的邊界。

再比如:「可能」、「或許」這樣的詞。

包括更復雜的故事接龍,把你們家庭的童話創造得更加豐富一點,甚至你給他講灰姑娘、講白雪公主、木偶奇遇記,講這些故事的時候,你可以問問他不同的選擇。我們如果光把故事從頭到尾講一遍,你聽誰講都是一樣的。

父母為什麼要陪伴?父母陪伴的時候,可以問孩子:小木偶這時候可不可以有別的選擇?如果你是灰姑娘的話,你有什麼感受?皇后為什麼生氣?小木偶主為什麼要說謊?是什麼讓他這樣做?你能感受得到嗎?

你看,這全都是練習的機會,在這些練習的過程當中,孩子慢慢的豐富了情感,知道了選擇,知道了有大量的可以用的不同的舉措,為他以後解決問題做好準備,這些都是在語言層面的準備。



情感引導五步法 

到了現實生活當中,我們怎麼能夠教孩子自己去解決問題?


我們先來做一個案例的演示,比如:

你們家來了一個小弟弟,跟你的孩子在一起搶玩具。小孩搶玩具開始生氣爭執,然後哭了。大人要參與,問怎麼回事,我們平常的父母怎麼做的?


大量的父母會跟兒子講,你要學會分享,弟弟是客人,你要對弟弟表示主人的友善,要把你的玩具分享給弟弟。孩子説:「我不給!這是我的玩具!」你會説:「不想給他,不行!你必須分享!我數三聲!一,二,三。。。你給我分享!」然後,你介入進去,拿這個東西給弟弟。


請問,這一套教育方法做完了以後,孩子有沒有學會分享這件事?


答案是:「學會了。」


孩子學會了「分享」就是把我的東西搶走給別人,所以我討厭分享!在孩子看來,「分享」變成了一個很糟糕的詞,因為分享帶來不愉快,分享帶來強制,那不就是你比我有力氣,然後拿過去給他,這是一個錯誤的教育。


所以,你要知道孩子有一件事特別有意思,無論你對他做對或做錯,都是教育,他都在跟你學習,你用這樣錯誤的方法示範了「分享」這個行為,那他就學會了一個錯誤的「分享」。 錯誤的分享就是我不高興,但是非得給他,所以我討厭分享這件事。


我們來看看怎麼樣解決問題,正確的培養孩子社會能力的方法是:


第一步父母過來,首先要問發生了什麼事,出現了什麼狀況,誰能夠跟我説説什麼情況。

先提問,搞清楚事實。然後孩子説:「我想要他的車他不給我。」另一個説:「這是我的車,我憑什麼給他?」

家長搞明白了,是因為這個問題。


然後第二步,你要問他們感受,讓他們能夠體會到自己的感受。

「我很難過。」「你呢?」「我很生氣。我不想給他,憑什麼?」要讓他們的感情要表達出來。


第三步你要問:「我們今天是不是都想開心地玩,那麼,我們來想想看,有沒有誰能想出一個辦法讓大家能夠開心?」

我們在一起是為了高高興興地玩,所以出現了這樣不愉快的情況應該怎麼辦?我們來想想怎麼才能高興,因為我們今天的目的就是高興。我們來比賽,看看誰能想出辦法來讓大家能夠開心的玩,號召大家一塊兒來動腦筋。

小孩子是特別喜歡參與這種挑戰活動的,只要能夠有這樣的挑戰,他就會爭先恐後想辦法。哥哥説:「我給他玩,但是他得還給我。」這是一個很好的舉措。或者「我給他玩,他走的時候要還給我,他不能帶走。」「可以。」「我給他玩,但他要把那個給我。」「行不行?你願不願意?」你像這樣子問他們。

然後,讓他們提出各種各樣的解決辦法,大家商量之後達成一致:「你給他,他給你,你答應走時候還給他。」好了,確認了。


第四步,問問現在他們感覺怎麼樣,現在的心情怎麼樣?

「你高興了嗎?」高興了!「你呢?」也高興了。「好了,你倆都高興了!」


最後第五步,就是以問的方式,告訴孩子剛剛的行為是什麼。

問孩子:「知道你們剛剛這個行為叫什麼嗎?這個行為就叫作分享,你們已經學會了。」

這就是跟我們上一講中講到的「情感引導」,其實是連起來的。

我們通過提問的方法,通過不斷確認孩子情感的方法,讓孩子參與進來一塊兒頭腦風暴的這種方法,給孩子創造了一個把事情做對的機會,做對了以後就要用到情感引導的方法表揚他並且説為什麼這值得表揚,這個東西就叫作什麼?孩子就學會了。很簡單,通過這樣幾次經歷,孩子就能夠學會很多種解決問題的方法。

所以,每一次出現問題,其實都是我們給孩子展開教育的最有效的機會。


但是在處理過程當中,因為父母心急,父母一般想要趕緊hold住,特別怕他們hold不住他們。

你別忘了,hold住、hold不住,其實都是孩子成長的機會。我們急於hold住,只是為了我們能夠安靜一點,只是為了讓我們能夠去聊天或者去吃東西,不要理他們。但實際上,你錯過了給予孩子學習的機會。

因此,不要那麼在意是不是hold得住,要關注我們有沒有抓住教育的機會、幫助孩子學會怎麼處理面前困難的問題。



激發孩子的價值感 

有一本書叫作《高績效教練》,這兩者之間有非常相似的地方,高績效教練是針對成年人的,針對你的員工、下屬,你會發現「告知無用」,你告訴他,你應該怎麼做。沒有用。

我們在生活當中經常會發現給別人提建議,在別人聽來就是被批評,甚至別人會覺得你站着説話不腰疼。如果你是一個很有權威的領導,你説了,他可能不敢反駁,他記下來,但他回去一做,發現做不了。


為什麼別人的建議無效,原因是為什麼?

當一個人沒有內在解決問題的動力的時候,就算是一個正確的方法,也會感覺困難重重。這原因是因為提供這個主意不是他自己想的,當實行時遇到了困難,人的第一反應是:這方法不對,或者他會再來找你,還有別的方法嗎?還有別的資源嗎?幫他解決。

這樣,那人就變得沒有建立自己的責任,去解決這個問題。


孩子也是一樣的,所以,如果我們理解《高績效教練》在成年人身上所起到的作用,我們就能夠理解我們用培養孩子社會能力的方法,在孩子身上所起到的作用。


「問」遠遠大於「告知」的作用,這裏邊有兩個非常重要的目的:


第一個目的:幫助孩子瞭解自我的現狀。

當他們在一起打成一鍋粥的時候,他們的腦子已經亂掉了,他們是沒有關注他們此刻的狀態的,所以你要問他們:你們在幹嘛?什麼樣的感覺?你們想要什麼樣的感覺?幫他理清這個現狀,人只有理性才能知道自己該做些什麼。


第二個目的:建立自我責任。

這就意味着:今天下午在這兒要好好玩的人是誰?是你們倆。所以你們現在要解決「怎麼才能好好玩」的問題,這叫作建立自我責任。


只有通過提問,才能夠把這兩個問題解決掉。但是,反過來,如果父母是「直升機」,父母懸停在空中,像一個上帝一樣,伸手出來説這事聽我的,那事聽我的,要不然你倆別玩了。最後會把一場聚會搞得不歡而散,而且會讓孩子慢慢地感到了一種無助感,孩子的無助感就是:反正每次都沒法好好玩,反正每次都解決不了,我只要惹我爸生氣,這事就全完蛋了。這就是很多家庭的現狀。

所以,如果我們的每一個家長能夠把孩子遇到困難的這種狀況,視作是一個教育的機會的話,你就會有更多的耐心去提問,你就會學會高績效教練的方法,也就是GROW模型。


Goal先問清楚目標:你們想怎麼樣;

然後再Reality問清楚現狀;

再問有哪些Options可以做的選擇;

最後問Will:你們打算怎麼做。


這是針對成年人的一套工具,如大家想要深入瞭解的話,可以看一下讀書會裡《高績效教練》的這本書。


面對孩子時,我們先問發生了什麼情況,然後,確認他們的情感,問他們希望怎麼樣,然後邀請他們一起來想辦法解決。


在他們做對了以後,馬上表揚他,並且説為什麼,趁機把這個行為固化下來,這就是培養孩子社會能力的方法。


後記:

你看,方法只要對了,一定很省勁。

在教育孩子的過程當中,只要你方法錯了,你就會覺得痛苦。

如果方法對的話,你會覺得分分鐘都是很美妙的,因為孩子本身就是一個不斷給我們帶來驚喜的對象,他充滿了生命力,他在不斷地成長,不斷地改變,他比我們的生命力要旺盛得多。

所以,只要你真的開開心心做一個教育家的角色,你就能夠認識到,你是孩子在這個社會上,在這個世界上最重要的、唯一的導遊。你就能夠承擔起這個責任,讓孩子自己面對這些問題,並且能夠解決問題。

想想看,孩子自己通過玩耍,通過跟小朋友之間的互動解決了問題。他的自尊水平會不會提高?他的自信心會不會上升?他有沒有建立自己的價值感?當他感受到自己有價值,他能夠解決問題的時候,他「價值感」的這根支柱就建立起來了。


相信閱讀過這三遍文章後,大家對怎麼樣幫孩子建立「價值感」這第二支柱有了理解。


而我更相信,一個有價值感的孩子,才會更願意在社會上做出貢獻,才會更願意去做很多創新的事情,也更願意具備領導力。


希望這一講能夠幫到大家,謝謝。

2021年3月27日 星期六

價值感之二「情感引導塑造行為」


「家庭教育三根支柱」中的第二根支柱:價值感之二「情感引導塑造行為」


我們之前曾經講過,在教養孩子的過程中,父母經常犯的錯誤包括:控制型、賄賂型,還有放任型,這都會造成嚴重的傷害和結果。很多家長問怎麼辦,今天,我們就進入到一個非常實操的工具層面,叫作「情感引導」的方法。這是來自於一本我非常推薦的書:《你就是孩子最好的玩具》,這也是構成我們價值感這根支柱非常重要的一個工具。


通過情感類詞彙建立「情感引導」

我們在孩子兩三歲學説話的時候,最常教孩子的詞彙是什麼呢?

許多家長最容易教給孩子的詞一般是名詞。這是水杯,這是書,這是花,這是汽車,那是桌子。為什麼名詞好教呢?因為只要你一摸、一看,就知道這個「名詞」叫什麼,所以重複幾遍孩子就會了。

大部分孩子在一開始學會的都是名詞,但是情感引導方法要求我們能夠在孩子剛剛開始學説話的時候,學會大量的情感類詞彙。


什麼叫情感類詞彙?

你看,這叫作愛,這叫作寬容,這叫作難過,這叫作委屈,這叫作傷心,這種感覺叫作後悔,這種行為叫作改變。你現在表現的行為叫作堅持。


所有的情感類詞彙都非常重要,但問題是:怎麼教呢?

這些東西不像桌子和花,一摸一看就能知道,但是假如一個孩子沒有掌握這麼多的情感類詞彙,他就沒法表達自己的情感。所以,你得理解為什麼孩子在地上打滾、大喊大叫、哭得一塌糊塗,威脅你。

原因是什麼呢?我問過很多家長。他們説原因就是你沒滿足他,你只要滿足他就沒事了。不對,這只是表象。

為什麼孩子為了得到一個東西,非得做出那麼多嚇人的動作?為什麼要喊來喊去呢?原因只有一個:他沒有學會正確的方法表達那麼多複雜的情緒。他內心中充滿了那麼多難受的感覺,但是他説不出來,這種感受是極其痛苦的,所以他就只能躺在地上打滾,大喊大叫。父母的責任是要教會孩子用語言來表達情緒,但是我們不教。我們的辦法就變成了威脅、恐嚇、賄賂、交換。


例子

我記得在較早前,我和女兒走路時看到一位小朋友正在哭和鬧,我就問我女兒妃妃,剛剛的小朋友在做什麼?她回答:「在哭、在發脾氣。」我接著問:「那發脾氣有沒有用?」她說:「沒有!」我問:「那什麼有用呀?」她回答:「溝通啊!還要很溫柔地講,可不可以給我吃粒糖啊親愛的嗲D!」4歲的她很懂說話,而且思維很清晰。

我知道,很多家長都與我女兒一樣,都經歷過哭和鬧的過程,即使是教導過孩子溝通是沒有用也好,但哭鬧沒有用不代表無情,我見過很多家裏邊説哭鬧沒有用,父母的表現就是只要哭就不理你。這個是放任,是無情的,孩子會覺得自己特別可憐無助。 

在我們家,孩子哭鬧,我們會陪着他。你難過是吧?爸爸知道你不開心,但是不能因為他哭鬧,我就一定要達到他的目標。孩子想要達到什麼目標,得跟爸爸商量,我們來討論可不可以。所以他就會知道通過單純的哭鬧是沒法解決問題的,最有效的方法是溝通。

怎麼才能夠幫孩子學會這麼多看不見摸不着的情感類詞彙?其實就是情感引導這個簡單的方法。具體的操作方法就是:首先要知道教育孩子最有效的時機。


教育的最佳時機 

很多家長一直以來認為:教育孩子最有效的時機是在孩子做錯了事的時候。他們覺得教育就是:你做錯了,我要糾正。做錯了就糾正,這是警察的行為,不是父母的行為。


「教育最有效的時機,是發生在當孩子做對了一件事的時候,而不是做錯事的時候。」


孩子做錯事的時候,非常緊張,他的腎上腺素分泌旺盛。他站在那裏,肌肉都是緊張的,在他擔驚受怕看着你的時候,你覺得,他會分出一份心思來學習嗎?

不可能。他滿腦子想的都是怎麼能夠混過去,怎麼能夠不被罵,怎麼能夠平安地度過難關,我會不會遭受什麼危險?所以,這時候你跟他講道理,説什麼東西他根本聽不進去,而且他的激素水平還會被你搞得不斷提高,因為你在他做錯事的時候雪上加霜,還在不斷地罵他。


事實上,誰沒有犯過錯呢?誰小時候沒有幹過偷雞摸狗的事?誰小時候沒有打碎過家裏的花瓶?沒有搞過惡作劇?我相信每個人都做過這樣的事情,你回憶一下,自己就知道了。

所以在孩子做錯事的時候,其實是我們跟孩子建立聯結、建立愛的最佳機會。

比如,孩子把家裏的花瓶打碎了,你總不能站出來講「沒關係,我們家花瓶多,打碎多少個都不要緊」,這樣會導致孩子沒有邊界,他會覺得打碎花瓶不要緊。這是你很喜歡的一個花瓶,孩子把它打碎了,你很難過,你可以表現出來很難過。

你可以告訴孩子:「這是媽媽最喜歡的一個花瓶,真可惜,竟然打碎了,但是已經打碎了,怎麼辦呢?我們來想想看怎麼能夠彌補。來,我們把它打掃一下,注意不要扎到手,扎到手很危險。」你可以帶他一塊兒來收拾殘局,然後告訴他安全最重要,爸爸媽媽最擔心的是不要扎破手,因為人比東西重要。

因此,

先把「為何會打破東西」的教育先拿開;

第一反應是:有沒有人受傷,先關心人。所以;

第一步:人比東西重要。然後收拾東西,弄好以後;

第二步:告訴孩子,媽媽小時候也打碎過東西,現在我們要學會什麼呢?我們以後要離瓷瓶子遠一點,在家裏邊不能踢足球、也不能亂扔籃球。總之,吃一塹長一智,孩子做錯一件事情,他能夠從中學到一點東西就可以了。

所以,經過這麼一次做錯事的機會,你能夠拉近和孩子的距離,在孩子面前暴露出來你曾經犯過的一些錯誤,讓孩子知道你也並不是一個完美的人,你們倆的感情變得更好了。這就是孩子做錯事的時候,我們其實最應該做的這種表現。

當然,特別嚴重的錯誤,你需要讓他接受後果。我們前面講過懲罰的方法叫作「自然後果」,你需要讓他去承擔這樣的後果,這沒辦法。

有一本書叫作《解碼青春期》,書裏講,一個青春期的孩子極其叛逆,因為他是一個孤兒被放在寄養家庭。

他偷着把寄養家庭裏爸爸的汽車開出去,酒後駕駛,後來被警察抓了。他打電話給爸爸的時候,他很害怕,因為他要跟那些成年的罪犯關在一起,他告訴父親説,我開你的車出來被抓了。爸爸歎了一口氣説:「你今天晚上可能得在那過夜了,我明天早上來接你。」,這叫「自然後果」。你犯了法,你被拘留了,你就得在那兒待着,我明天過來接你。

接他的時候,他覺得這個爸爸肯定是要放棄他的,因為前面那麼多個寄養家庭都曾經放棄過他。他做好了準備,跟他吵一架,然後離開這個家庭。結果爸爸在回來的路上跟他講了一句話,徹底拯救了這個人的一生。爸爸説:「你視自己為一個麻煩,但我們視你為一個機會。」你看這句話多有力量。孩子犯了這麼大的一個錯誤,他視自己為一個麻煩,而養父母視他為一個機會。

這個孩子從此以後結束了叛逆,開始認真學習。寫這本書的時候,他已經是哈佛大學的一個教授了,這就是教育者能夠給孩子的心靈所帶來的改變。

所以,孩子做錯事的時候,我們不需要那麼誇張,大喊大叫,好像自己從來不會犯錯一樣站出來批評他,指責他,你怎麼搞的?跟你説過多少次?你怎麼總是學不會?

凡是説這種話的父母,都是沒有長大,自己都還是個小孩子,因為你在跟他分清責任。我跟你説過,所以你搞錯了不怪我。説明你也被錯誤搞得害怕了,瓶子摔碎了,你也緊張,緊張、恐懼帶來的是推卸責任,這就是你沒有長大的表現。

所以,孩子犯了錯以後,父母要淡定一點。在孩子做對事的時候,才是真正的教育時機,方法就是表揚他並且説清楚為什麼。那個「為什麼」是非常關鍵的,是有技術含量的。表揚他,並且告訴他「為什麼」。




孩子做對事的時候,才是真正的教育時機。

我給大家舉一個例子,大家就知道,我們是怎麼教孩子情感類詞彙的。

在我女兒大概兩三歲的時候,我教會她什麼叫作「耐心」,因為我覺得耐心很重要。有個場景,我記得很清楚:

有一天,我女兒晚上餓了,要喝牛奶,很急,就喊「我要喝牛奶」,喊得撕心裂肺。她媽媽趕緊去給他沖牛奶,我就陪在她旁邊,我一看這孩子性子這麼急,需要教她,就跟她講:「妃妃,你知不知道什麼叫耐心?」她説:「我不知」道!我説,爸爸告訴你,耐心就是大牛奶還沒來的時候,我們也可以不哭。第一天,我先教會她「耐心」的定義。

等到第二天,她又開始哭,媽媽去衝牛奶了,我爬過來跟他講:「妃妃,記得嗎?爸爸昨天跟你講過什麼叫耐心,還記得嗎?」她説:「耐心就是沒有大牛奶也不哭。我説那你試試看,試試看能不能表現出耐心。來,我們給媽媽看看我們的耐心什麼樣。」我就鼓勵她,然後她就忍着、憋着,雖然眼淚還在流,但是她在努力,她在努力做對的事。

當她媽媽把牛奶衝好,她喝了以後,我馬上就説:「快來看,你女兒表現出耐心了!」這時候我就認真跟孩子説:「妃妃,你剛剛表現的行為就叫作耐心,你已經學會了。」就這樣,在她做對事了以後,告訴她,你剛剛做的行為是對的,這個對的行為叫作耐心。

這就叫「情感引導」,表揚她,並且告訴她為什麼。

從此以後,我就發現他經常會用「耐心」這個詞。她想玩一個玩具,然後我説你等一會兒,我説什麼是耐心?她在旁邊站着説:「等待。耐心就是等待。」

她在嘗試着使用這些她能夠理解的新詞彙,這個對於孩子來講是一個非常新奇的過程,她每一次能夠用對這些情感類的詞彙,都會給她帶來特別大的成就感。我至今能夠記得一個又一個這樣的場景,我能夠記得這些詞是怎麼樣一個又一個灌輸給她的。

有一次,我們去一個單車公園,結果那天因為新冠病毒的關係而還未解封,到那兒才知道場所還在關閉,當然很失望,沒玩成。我想孩子可能會生氣,我就跟她説:「不好意思,爸爸搞錯了,原來單車公園還沒開,我們今天可能玩不了了。」結果,她沒生氣,她説:「我們去別的地方玩吧!」轉身準備去玩別的。

這是不是個教育的機會,我藉着這個機會能教會她什麼?


判斷這個時候是不是教育機會的核心是什麼呢?

首先,得看孩子有沒有做對事?她到了想玩的那個沒玩成,要去別的地方玩,她並沒有生氣。有家長説:他這是「想得開」,我覺得,這個好像有點不太對。

我當時選擇了這樣一個點,我追過去攔住她,蹲下來把她拉在我的面前,然後跟她講:妃妃,你知道嗎,你剛剛做的行為讓爸爸很感動。表揚她之前,先要吸引她的注意力。她説:「是嗎,為什麼?」我説「你剛剛表現的行為就叫作『寬容』。」她問:「什麼叫寬容?因為她沒有聽過這個詞,她不知道什麼叫寬容。」我説:「寬容,就是當別人不小心做錯了事,我們也可以不生氣,這個就叫作寬容。人與人之間在一起生活,難免有時候會出現各種各樣的問題、錯誤、失誤,如果沒有寬容的話,我們就沒法在一塊兒愉快地生活,所以這個行為非常好,這個叫寬容。」她就喊着:「寬容,寬容」,然後就跑掉了,就這樣地把寬容和她做對的這一次故事連接了,慢慢在她體內就建立起來這樣的聯繫。


而在前幾天,我們一家三口在元気壽司用午善,女兒和媽媽說話時,她突然說出了一句,「那你要改變才可以,你看我和爸爸都開始懂得改變,我們要開始改變。」聽完我先一面呆滯,然後笑著點頭認同女兒,因為原來,父母的改變,孩子是能夠感知得到的。

而事後才知道,太太原來在教導女兒什麼是改變,就是以前爸爸曾打過你一次,你記得嗎?」妃妃回答:「記得,我那時哭著從廁所跑出來,然後爸爸打我。」這裡說明,小孩子即使只有兩三歲,但她對一些事情的印象是深刻的,然後媽媽接著說:「嗯,爸爸做錯,但後來他改變了,承諾過你以後無論你做錯什麼也不會再打你,所以爸爸現在改變。」

我的確是改變了,也的確不容易,因此,經過我自身的一番努力,加上太太對女兒的情感引導,原本一件可能影響孩子一生的童年傷害,透過情感引導,除了可以把這些詞彙,如「改變」,來教授給孩子外,還可以將家人做對的行為與孩子做對的事情進行連結,把這些能建立孩子價值感的能量,從小就一點一滴地灌輸到孩子的成長當中。


這樣,孩子的價值感變高,從而情商也會變高,在處理各種各樣的問題時,就會懂跟你用情感類的詞彙溝通,這些都不是憑空來的,是一步一步地累積,用平日一點一滴的故事情節連結出來的。


一次表揚,勝過一百次批評 

大家會奇怪,問我:「你也是第一次當爸爸,你怎麼會知道這些方法呢?」

因為我在生孩子之後,在孩子兩、三歲時,我嘗試套用我父母的方法、甚至變本加厲也好、以父母相反的方法也好,我都無法去引導孩子好好地去引導其進行一些簡單而正常的生活習慣,如吃飯、洗澡、睡覺等,每隔幾天總是大人和小孩都是鬧得不快,小孩在地上打滾,然後就是大人的打或罵,這讓我覺得非常挫敗,從而希望去改變現狀,所以就拿起一本又一本的育兒書來閱讀。

而在看過一位作者的一個故事後,他也是曾經在教育這方面特別感到挫敗。他曾經養過一條狗,養壞了。和很多新手父母一樣,當時不懂怎麼養,於是就隨便請教一位老大爺,問道:「狗如果老是不去廁所撒尿,到處亂尿怎麼辦?」老大爺告訴作者説:「揍他,很簡單,狗就是揍,把他按在那兒,讓他聞着尿味揍他,揍幾次就會了。」作者覺得,這個方法簡單,於是就把他家的狗摁在客廳,尿了就揍,揍了它就跑掉。

揍了一個星期,這狗的行為發生了改變,改變了什麼?還是亂尿,但是它尿完了以後立刻就跑到床底下去,它不像過去那樣尿完了無所謂,他知道尿完了要被揍,所以尿完了就往床底下鑽。作者很生氣,用地拖去掏他,把它從床底下掏出來,掏出來後再揍,又揍了一個禮拜。

這狗的行為又發生了改變,它還是亂尿,尿完了以後鑽到床底下,但他不像過去那樣瘋跑了,他慢悠悠地跑到床底下,跑到床底下等作者,他要不去找它,它還叫。意思是:「你該來找我了」,然後他就拿個拖把進去掏,掏出來繼續揍,揍完以後它又像沒事一樣。它習慣了,覺得每天晚上被揍一頓,這是必須的。它麻木了,這就是一個教育的錯誤循環。

你會發現躲在床底下就是找藉口,找理由,然後慢慢的,被你揍習慣了、皮實了,所以就隨便你,你再怎樣揍你都改變不了它。

直到後來,作者有一天遇到了一位警犬大隊的那些訓犬員,於是便問對方:「怎麼能夠教會狗去廁所撒尿,這事怎麼這麼難呢?」

訓犬員告訴他説:「這太簡單了,這是我們入門功課。第一,你先帶它經常去廁所走走,你教它認識條道,告訴它這是上廁所的地。然後你把帶着它的尿液的那些報紙放到廁所,讓它聞那個味去。它總有做對的時候,一旦做對了,你要在第一時間出現在它面前,用狗能聽得懂的語言來表揚它,什麼是狗能聽得懂的語言?狗的智商相當於2-3歲的小孩,所以狗是可以聽得懂很多話的。撫摸它,不用給它吃的,撫摸它就好,並且説『很好』,語氣語調要温柔,狗能聽懂我們的語氣。然後,撫摸它,據説聰明的狗只需要一次,它就能夠學會去廁所撒尿,笨的狗可能需要三次。」

作者聽完這個以後,就覺得特別的失落,他覺得,特別對不起他自家的那隻狗。他這時回想才察覺他家的那個狗在與他生活的那段時間裏面,每天晚上到了尿急的時候,它的內心是多麼的焦慮,因為它知道無數個不能尿的地方,它在家裏邊被揍了很多次,知道無數個不能尿的地方,但是它從來都不知道哪個地方是能尿的。

他家的狗以前也在廁所裏邊撒過尿,但是我們人的行為就是這樣,狗做對了,作者的表現就是沒反應,最多就是不揍它。隨便講一句「不錯」,但它聽不懂。

所以,狗也好、孩子也好,都是教育的對象。當我們的教育對象做了正確的事的時候,我們總是傾向於降低反饋的力度。當他做了錯誤的事的時候,我們傾向於提高反饋的力度,這導致教育的對象對於錯誤的事情變得更加的敏感,而對於正確的事,可能他早就做對過,甚至做對過很多次,但他依然會做錯,原因是沒有人給他強化做對的事。

當人在某一件事情上有了一個很大的挫折時,才能意識到自己的某方面能力不是天生的,意識到自己的方法根本沒法解決這樣的問題,就如作者般連個狗你都教不會,你還自信什麼?所以我在養孩子的時候,就覺得不能這樣,尤其明白到問題的嚴重性,孩子養不好會影響他的一生,甚至會影響到別人。

所以,我就去買了所有我能夠找到的關於教育孩子的書。第一本是《好媽媽勝過好老師》,第二本就是《不管教的勇氣》,第三本《你就是孩子最好的玩具》,讀完了我就信了,然後就用。所以,我每一個行為舉措、每一步的引導,全都是有理論依據的,我都是照着書上的公式這麼説的,後來就發現非常省事。所有關於孩子的教育,就説一遍,正確的事給她的不是稱讚,而是鼓勵,並且告訴她「為什麼」,一生當中一遍就夠了,錯誤的事,説無數遍都沒有用。

再比如,我希望激勵孩子愛自己主動自律,有一天,我早上起來發現三歲的妃妃她自己主動刷牙洗面,機會又來了,我下來表揚她,不是表揚他做得好或很棒棒的等,而是表揚説這個行為就叫作自律,説明你有自覺性。你喜歡自己的工作自己做,這很好,就行了。當她能夠覺得自己有自律性的時候,他從小就相信自己是一個有自律的人。所以她一直都願意展示出來自己有自律性的這一面。


這樣一個良性的反饋帶來的結果是什麼呢?

至少有三重好的結果:

第一重結果,孩子知道了什麼是對的,她容易去做正確的事。

第二件事,她的自尊水平得到提高,她獲得了價值感。

第三件事,她感受到爸爸愛她,又進一步的增加了無條件的愛。

這就是我們説情感引導這個工具,為什麼在我們的人生當中非常重要的原因。




情感引導方法使用的三個難點 

其實,把這一招學會了,對三根支柱都有好處,但它是有難度的,説起來很簡單,表揚他並且説「為什麼」。

難點在哪兒呢?三個難點,這是我在實踐過程當中總結出來的,因為我告訴過不少的人用這樣的方法,後來看到有成功的,也有失敗的。


第一個難點,是你根本看不到孩子的優點。

你的眼睛只對孩子的缺點感興趣,孩子一旦做錯了事,你比誰都反應快,立刻就跳出來,但是孩子做對的事,你好像覺得今天沒發生什麼事就過去了。

正如《你的生存本能正在殺死你》這本書裏講過的一樣,這是一本很有意思的書。他告訴我們,我們的人生之所以那麼焦慮,之所以我們對於負面的東西那麼感興趣,我們老喜歡聽壞消息,老喜歡傳播壞消息,老喜歡看別人的缺點。

是因為我們在原始人的時代,就是靠焦慮感才能活下來,而原始人的焦慮感一直留在我們的體內,沒法清除。所以你關心則亂,你越是關心的對象,你就越是容易對他焦慮。所以我們看不到孩子的優點,這才是問題。

一個父母如果真的自己能夠放鬆,能夠把焦慮的情緒放在一邊,你會看到孩子很多的閃光點。就正如我到今天才體會到的一句說話:「一個人的成長是靠自己的亮點帶動的,朝着有光亮的方向走,而不是靠修改自己身上大量的缺點前進。」

要多發現孩子的優點,這個你可以回家試試看,每天給自己規定:至少發現孩子三個閃光點,而且要跟他講、要表揚他。


第二個難點就是:我們不會説「為什麼」。

如果你説:「孩子你真棒,寶貝你真了不起,媽媽以你為榮,寶貝你最厲害,這種話全都是建立在對結果的評判之上,這種話全部都是建立在和他人的比較之上。」

當你只是表揚他的結果,只是表揚他比別人強,導致的結果是他會變成一個固定型心態的人,也就是説,他評價自己看的是我比別人強不強,我比別人有沒有排在前面,這樣,他的負擔會變得越來越重,而且更關鍵的是,他會不敢於去嘗試那些更具有挑戰性的事情,因為那些挑戰性的事情會很容易給他帶來挫折。所以,這種表揚的方向是錯的,也無助於他學會情感類的詞彙。

因此,「為什麼」的説法其實指的是要更多地關注於過程,還有動機,這個行為叫作堅持,這個行為叫作努力,這個行為叫作自律,當你能夠把這些情感類的詞彙放在「為什麼」當中去表述的時候,孩子就更容易獲得成長型的心態,這是第二個難點。


第三個難點是:表揚完了之後,不要説「但是」。

比如,你表揚孩子説,你今天表現的挺好的,但是如果你能夠改掉那個毛病的話就更好了。這種話只要一説,前面的話完全沒用,而且還會顯得你特別的虛偽。

以後你只要表揚孩子,孩子就會説:「你別説了,你別表揚了,我不接受。」為什麼很多孩子連表揚都討厭,就是因為你的表揚背後附帶了大量的條件。

所以,我們要把表揚孩子的這種情感引導的方式,要與糾正、批評徹底分開。

我們不是説不能夠糾正孩子,做錯事的時候你是可以糾正的,我們要建立起來這個邊界,但那是另外一件事,那是發生在他做錯事的時候。

但是,在生活當中,一個人做對事的機會要遠遠多於做錯事的機會,否則就活不下去。他能夠活下來,就一定是做了大量對的事情,所以你能夠找到這些做得對的事情,表揚他,並且告訴他「為什麼」,去塑造他的過程和動機,這時候你會發現:其實塑造一個人的行為真的是相當容易的一件事。

我不是説成年人,你想塑造一個成年人的行為,當然是不那麼容易,也不是不行,只是在反饋時,更要著重只描述客觀的事實,並把對方的利益掛鈎,以及利用後果說明的方法來塑造成年人的行為,但相比起來,塑造一個孩子的行為則容易得多。



後記: 

我收到過一些很不錯的反饋,就是,只要對方聽完後,立刻地回家一用,孩子跟父母的關係立刻就發生改變。因為孩子太容易感激父母、愛父母了,所以,你只要有改變,孩子一定有感知。

同樣,看完這文章後,希望大家也不要對自己的孩子説「但是」,不要説「這個概念很好的,但是怎麼怎麼樣」,這對你有什麼好處?説「但是」,除了對我有點改善的好處之外,對你沒有任何好處,你沒有責任幫助我變得更好。

你要想學一個東西學得更好,你就只需要去發現這門學問當中的優點,然後去使用它,就夠了。這時候才是我們進步最快的機會。

如果我們習慣性地批評自己、批評別人,連你自己的學習都會變得很困難。因為你找不到學習的樂趣。一學習就發現自己沒有學好,一學習就開始自己反思自己的批評,你就對學習會喪失樂趣和動力。

而更重要的是,我發現香港有很多的家長當遇到孩子教育感到挫敗時,大多數的家長(包括我自己有時也會),第一個反應就是,批判孩子太過怎樣怎樣,只希望孩子改掉陋習,變得像父母們期待的樣子,甚至有些家長會問,有那一些書本推介給他的兒子去看,從而讓孩子改變。而往往沒有想過,最需要閱讀的,其實就是沒有閱讀習慣的父母們本身。

在我剛開始意識到孩子身上的問題本身就是來自於我這個做父母的自己時,我的確會感到很錯敗和內疚,但能做到這個表層反思的父母們,你要為自己拍手鼓勵,因為批判和內疚並無什麼用,只有從而再深層反思的人,知道小朋友的錯,都一定是來自父母的教育有關的時候,並不是要讓你去責怪自己,而是讓你有一個覺察自己的行為,覺察小朋友的問題來自於自己身上,從而自己去學習、去閱讀、去改變自己與孩子的溝通方式,改善自己與子女的關係。


最後,希望大家能夠享受這篇文章所帶給你的啟發,學會情感引導的方法,幫助孩子建立價值感。


謝謝。

2021年2月24日 星期三

價值感之一「獨立完整的自尊體系」


「家庭教育三根支柱」中的第二根支柱:價值感之一「獨立完整的自尊體系」


獨立完整的自尊體系


阿爾弗雷德·阿德勒在《自卑與超越》裏講過:一個人一生中努力尋找的兩種感覺,一個是歸屬感,一個是價值感。歸屬感,我們通過「無條件的愛」可以給到孩子。那麼,價值感要怎麼建立呢?


首先,要講一個與價值感有關的非常重要的概念,叫作獨立完整的自尊體系。


獨立完整的自尊體系 


如果一個人缺乏獨立完整的自尊體系,他會覺得自己做的所有的事情都是被別人逼迫的,他沒有任何選擇的空間。面對這樣的人,你會發現,當你希望他做一些他發自內心想做的事情或者他做了以後自己會感到成就感的事情,他找不出來這樣的事情,因為他覺得,他所做的一切都是被逼的。


我見過一對母子,就為了看手機的事不停地爭執。媽媽説:「就看10分鐘。」結果10分鐘到了,孩子還在接着看,我就問那孩子:「10分鐘已經到了,你怎麼沒按答應媽媽的話,把手機放下呢?」孩子説:「你怎麼不管我媽媽呢?她從來説話都不算數,所以我不能聽她的話!」我説:「可是我們每個人自己有自己的選擇啊,媽媽有説話不算數的時候,但這不代表你也一定要説話不算數啊!」孩子又説:「那不行,我沒辦法,我媽媽説話不算數,所以我也這樣,要管你先去管她好了!」


這個孩子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他不認為,他自己有選擇的空間。


懂得選擇,這是我們人生中非常重要的一門功課。許多人經常會説「我沒辦法,我是被逼的,我只能這樣」,總覺得自己沒選擇。要把「選擇」的道理搞明白,我建議看兩本書,第一本書叫作《活出生命的意義》,作者叫維克多·弗蘭克爾,他是心理學「意義療法」的奠基人,他在二戰期間曾經被納粹抓到了奧斯維辛集中營,倖存下來之後,他寫了這本書,就是要告訴我們:「人這一生中,最重要且永遠無法被剝奪掉的自由,那就是——選擇的空間。」


我們永遠都有選擇的空間。一個積極主動的人,他的行為模式是從刺激到選擇,再到反應的,而一個不具備積極心態的人,是從刺激直接到反應。


另外一本書叫作《高效能人士的七個習慣》,這本書的作者史蒂芬·柯維就借鑑了弗蘭克爾的「意義學療法」,另外還有孔子的「君子求諸己,小人求諸人」的概念,才創造了他的高效能人士七個習慣的價值體系。


這套理論的核心講的是,大多數人在生活當中,都是從刺激到反應,比如:你對我好,我就對你好;你罵我,我就罵你;老師不喜歡我,我就不好好學習……


我們小時候都遇到過這樣的情況,因為某一個老師對某個學生不公平,所以這個學生就不喜歡上這門課,甚至很多年以後,他那門課仍然學得很糟糕,你問他為什麼?他會説,是因為小時候遇到了一個不靠譜的老師。這樣一來,他就等於被那個老師決定了。他忘記了自己從刺激到反應之間還有一個巨大的空間,這個空間叫作「選擇」,老師雖然不靠譜,但是你仍然可以選擇好好學這門課程,這就是選擇的空間。



學會「選擇」是獲得自由的基礎 

假如你問一個成年人,你會輕易地放棄自己選擇的空間嗎?大部分的人反應是:我不會放棄選擇的,這是我的權力。但是事實上,你去觀察就會發現他們不是這樣,比如,你開車開得好好的,可能有人過來堵了你一下,然後,你二話不説,一腳油就踩過去也要堵回去,想想看,你今天出門是打算跟人飆車嗎?為什麼要這樣?因為你被別人決定了。


而另一個例子,就是當你出門散步,走到路上被蛇咬了,腳腫起來了,一條黑線順着腿往上爬,這時候你應該怎麼辦?


第一個選擇:

把皮帶解下來,扎住傷口把血擠出來,然後喊救命,這是救命的辦法。

第二個選擇:

拿着一把刀,説:「我今天非宰了那條蛇不可,竟然敢咬我!」然後,滿山遍野地找這蛇。但很遺憾的是,那蛇俗稱叫「七步蛇」,走到第八步的時候,你就倒地而亡。


你會怎麼選?


大家都會説,我肯定會自救,我幹嘛會跟蛇過不去?但問題是,我們在生活當中選擇追蛇的人比比皆是,因為覺得「我沒辦法」,誰讓他那樣對我?他既然不公平也別怪我不仗義!


如果我們總是放棄自己選擇的權力,你會發現,我們的人生變得越來越狹窄!

因為在生活當中能夠如你意的人本身就很少,人跟人是不一樣的,就算是你的愛人跟你生活在同一個屋檐之下,他還生活在另外一個軀殼裏,你們倆很難完全共振,很難有一樣的心思。


總會有人讓你不如意,總會有人讓你覺得你被背叛了,被人欺負了,被人忽視了。如果你認為自己沒有選擇,只能做個壞人了,我沒辦法,都是你逼的,不斷地把別人的「逼迫」當做理由,做借口,那麼你的人生就會越走越狹窄,而且會特別的痛苦。


為什麼有的人選擇空間很大呢?

比如像弗蘭克爾這樣的人,他在奧斯維辛集中營裏每天都面臨着突然被拉出隊伍槍斃的命運,但他們竟然還能夠組織大家在一塊兒講笑話,你可能想象不到,在奧斯維辛集中營這樣的地方,每天晚上收工以後,一羣沒有吃飽飯的猶太人擠在一起講笑話,而且那些笑話都是關於吃的笑話,他們還會把自己僅剩的一點麪包分給小孩子,甚至會犧牲自己去保護他人。


有一天,弗蘭克爾被綁在烈日下暴曬,他恍惚當中覺得自己馬上就要死了,在那一刻,他突然意識到了哲學的終極命題:什麼是人類的終極自由?那就是無論何時何地何種狀況,你作為一個人永遠都擁有選擇的權力。


就算是在集中營裏已經被折磨到快死了,他依然可以選擇靈魂是自由的,他甚至可以選擇寬恕眼前所發生的一切,帶着一顆平靜的心去接受死亡。他可以選擇想象一個畫面:過若干年以後,他去參加一個學術研討會,他在學術研討會上在講自己今天的經歷,講他覺得自己快死了的那種感覺,用苦難的經歷作為案例的場景。而十年以後,這個場景真的發生了,他真的成為了倖存者,在學術研討會上講這段經歷並且成立了自己的學派。


為什麼有的人選擇的空間極大,而有的人選擇的空間極小,甚至沒有選擇?

這之間的區別在哪兒呢?就在「獨立完整的自尊體系」這個概念當中。


當一個人具備着獨立完整的自尊體系,他的行為就不容易被他人的行為所決定。如果他沒有獨立完整的自尊體系,別人説的任何一句話,都會在他的內心上戳上一個大洞,因此,他每天的生活幸福與否都取決於其他人的態度怎麼樣,今天有沒有好事發生。如果沒有好事發生,如果遇到一個壞脾氣的人,他就覺得今天一天糟透了,但是實際上,今天還是一天,你為什麼不能夠選擇讓今天變得美好一點呢?


選擇權其實一直都在你手裏,但是,由於許多人在小的時候,獨立完整的自尊體系被破壞掉了,所以總覺得自己沒法決定自己人生的走向,沒法對自己的人生做出正確的選擇和判斷。


所以,如果我們能幫助孩子在5歲以前、10歲以前或者18歲以前建立起一套獨立完整的自尊體系,那將是我們能夠給到孩子最好的禮物。


做到這點很不容易,因為孩子剛出生的時候,是不具備這種意識的,他們對事物好壞的判斷,全部都是來自於外界的反饋、父母的反饋,他就能感受到這是好事還是壞事,所以我們很容易建立一套依賴別人的自尊體系。


怎麼才能夠建立一套來自自己內在的、獨立完整的自尊體系呢?


這是需要工具和方法的。


首先,我們要知道:缺乏自尊的表現是什麼?


缺乏自尊的表現之保護欄行為 

缺乏自尊的第一個表現叫作「保護欄行為」,當一個人缺乏安全感的時候,會給自己建起特別多的保護欄,把自己牢牢地保護在自己的世界裏,心想:你們誰也別想欺負我!這是一種鬥爭心態。


保護欄行為包括什麼?

首先,是喜歡抱怨!

抱怨其實是一種自我保護的行為。抱怨別人就代表這不是我的錯。只要我能夠抱怨這個社會、我的公司、我的家庭、我所接受的教育,那麼就意味着一切問題的責任都不在我身上。


網上的很多論戰、帖子就是這樣,你會發現帖子裏只有寫文章的這個人自己是好人,周圍的人全是壞人,他擺脱了所有的責任,就是站在旁邊挑別人毛病。挑毛病是非常容易的一件事。


保護欄的第二種表現是工作狂。

一個人天天不停地工作,很有可能是因為他缺乏獨立完整的自尊體系,他必須得通過某種外在的標籤,貼在自己身上,他才能感受到那麼一絲絲安慰。


還有一種保護欄是成癮性行為。

成癮性行為其實是種常見的自我保護,一個孩子如果煙癮很大,你去追根溯源,去問問他和父母的關係,可能會發現他小時候爸爸經常揍他。


有調查發現,有很多案例,很多小時候被父親揍得厲害的孩子,長大了就會抽煙,這就是成癮性人格。成癮性人格就是一種對安全感的依賴,當一個人沒有從家庭裏邊獲得足夠多的安全感,就會通過外在的東西,比如:毒品、香煙,加入黑社會幫派,或者打遊戲停不下來。


打遊戲當然是可以的,孩子不打遊戲,跟同齡人都沒法交流,這就是孩子的一種生活方式,我們小時候也打過遊戲。但問題是,有人打遊戲成癮,有人打遊戲只是調劑,他打打遊戲能夠放下來,他可以幹別的事,這就是正常的,就跟我們其他人看個電視,能夠關機是一樣的。但是,有的孩子是打起遊戲來停不下來,我見過昏天黑地打幾個月遊戲的人,頭髮、指甲長得老長,在網吧裏邊不出來。這樣的人,你去回溯他和父母的關係,就會發現他可能就是小時候自尊體系沒有建立起來。


過度地自我批評或者特別喜歡挑別人毛病(自卑和自大)的人。

愛抱怨、工作狂、成癮性行為,除了這三種「保護欄」之外,還有一種表現就是過度地自我批評或者特別喜歡挑別人毛病,自卑和自大這兩者通常都是在一個人身上成對出現的,一個很自卑的人,在某些方面就特別喜歡自大,遇到了能夠欺負的人,他就使勁地欺負。當一個人遇到比他弱的人的時候,他就欺負他,然後遇到其他人的時候就表現得自卑,這是成對出現的一種行為。這都是缺乏自尊的表現。



降低自尊的兩種行為 

自尊行為的缺失跟家庭教養的關係是什麼?


一般來講,當家庭中出現以下的情況時,孩子的自尊就會受到影響。


第一種情況,就是家長總對孩子道德品行的批評。

有很多家長批評孩子的時候,喜歡説「你是一個壞孩子,你沒有道德,你是個小偷,你辜負了所有的人」,就是過度地批評,把孩子的行為和實質混淆在一起了。


孩子偷了東西,這是一個行為,但是如果你説孩子是一個「小偷」,這變成了一個標籤,孩子這麼小,經受不住外在物質的誘惑,嘗試着去拿了一個東西,他甚至可能都沒有意識到這個行為是「偷」。孩子在很長一段時間裏,是分不清説謊和幻想的區別的。


但是,當家長對孩子進行道德層面的評價,過度地批評的時候,就等於把行為和實質相混淆的了。這會使孩子的自尊水平會下降,因為他相信父母所説的話,孩子特別容易相信父母説的話,會真的認為自己是一個壞人、騙子、小偷。


第二種情況是家庭當中有太多的禁止行為。

家長要求孩子什麼事都不許幹,家裏有很多的禁忌,這也不行那也不行,而且,家長在禁止這些行為的時候,可能都不會好好説話的,就是一個手勢、一個眼神、一個表情或者咳嗽一聲,孩子就被嚇壞了。這種「令行禁止」的家庭,會使孩子的自尊水平大幅下降。


還有就是過度的情緒化的父母,就是父母會大喊大叫,父母會咆哮,父母會有暴力的行為。

你知道嗎?若人們在成年以後,若被揍一次,這肯定是一個大事件,因為一個人被揍是非常屈辱的一件事。但是,小孩子明明打不過你,或罵不過你,你還要把他按在那兒使勁地打,受辱地罵,那個跟一個動物的感受是沒有區別的,這種屈辱的感覺會跟隨他很長時間。所以,家長過度的情緒發泄也會導致孩子的自尊水平大幅地下降,甚至崩潰。


而這些錯誤的教育方法,給孩子帶來的直接影響,就是導致孩子認知的扭曲。

也就是説,如果我們父母跟孩子之間的溝通出現了問題,認知就會發生扭曲,而認知的扭曲帶來自尊水平的不穩定和下降。


認知扭曲的九種表現 

在日常生活在,常見的認知扭曲可以總結歸納為九種。


第一種叫作感情用事。

就是做事情完全是憑情緒,我想怎麼幹就怎麼幹,完全不去用理智來思考,不去考慮行為的影響。


第二種是控制錯覺。

認為「只要我足夠努力,我一定能夠掌控我的命運。」


成功學最糟糕的地方,就在於不斷地給人帶來控制錯覺,它讓你每天高喊十遍「我要成為百萬富翁!」每天高喊口號,就讓你覺得好像你能控制自己的人生了。


但這是不可能的,人生一定是具有大量的隨機性的,如果我們非要強化「人定勝天」的概念,這就叫控制錯覺,而控制錯覺一定會帶來失望,失望的結果會導致價值觀的崩塌,當你發現:「原來我控制不了這一切」,可能就會變成一灘爛泥。人就是這樣。如果一開始覺得自己什麼都能控制,但最後發現自己什麼也控制不了的時候,就會走向極端。


第三種表現就是喜歡推理別人、喜歡猜測。

你看別人對自己有點冷淡,你就想:他是不是對我有意見?老闆那天找了個新人談話,你就覺得老闆要提拔他,要開掉你,這就接近迫害狂的狀態了,所以,推理是很糟糕的一個認知扭曲。


第四種表現是凡事都以自我為中心。

認為別人做什麼都跟他有關,做什麼都會威脅到他的利益。


第五種表現是過度自責。


第六種表現是非黑即白的二元對立。

認為這人要麼就是好人、要麼就是壞人。我的世界裏面要麼是朋友,要麼是敵人。如果我們認為這個世界上所有的東西都是二元對立的話,你站在哪兒呢?你可能會發現自己沒有地可站,因為你只能站在這兩個二元對立的其中一邊。


第七種表現是,只關注負面的信息。

這也是一個很大的問題,生活中有些人對好消息視而不見,或者好的消息出現了以後就輕描淡寫説:「雖然是這樣,但這不重要。」他的注意力全部放在壞的消息上面。


第八種表現是喜歡給自己和別人貼標籤。


第九種表現是喜歡過度總結。

經常説「這事都是我的問題」,或者「這事都是他的問題」,其實,生活中沒有那麼多這樣的「都是」。如果讀過《黑天鵝》這本書的話,你就會知道這種逆向的過程總結是特別不靠譜的,因為一個事發生了以後,從正向這麼發生過來,我們是很容易看到事情發展的過程。但是,如果你看到了一個結果,想倒推回去看當初是為什麼發生的,要素就太多了。


我們的大腦一旦發生了認知扭曲,就特別希望能夠給出一個簡單的總結,有了簡單的總結,我們就安心了,但這種對於過度簡單的總結的追求,就是會造成我們的認知扭曲。以上,就是我們常見的九種認知扭曲。




幫助孩子建立自尊的幾個方法 

那麼接下來,怎麼去幫助孩子建立自尊?最有效的方法有這麼幾個。


第一種方法是以自我同情,認同自己,以建立價值感。

首先,你要知道自尊的實質,讓孩子要學會自我同情,孩子得先學會愛他自己,才會愛別人。一個人如果不愛自己,覺得自己生來就是要受苦的,越吃苦就價值越大,那麼這個方向本身就有偏差了,所以,你要先讓孩子建立自我同情。


在孩子小的時候, 要讓孩子更容易「做對事」。這一點很多家長包括我自己也是,你不覺得孩子在家裏有時候想做對一件事太難了嗎?孩子做事做得一般,做得不好,家長會跳出來批評,孩子做對了,做得好,家長依然會跳出來説:「你還可以更好,你還有地方沒有做到更好。」


這會導致什麼結果?


結果就是孩子覺得自己怎麼做都不對,永遠都不對。


當一個人覺得自己每天努力的在拉貨,在跑,但是不管我有多努力,背後總有一條鞭子甩過來打在我身上。


而他的感受是:「無論自己做了什麼事,都永遠都做不對。」


想想看,當孩子做對一件事非常困難的時候,他的自尊水平怎麼可能提高,他怎麼可能覺得自己是一個有價值的人?因為他從小就是被不斷地否定。


所以,我們應該讓孩子做對一件事相對容易一點,不要讓他太難得到父母的肯定。


許多電影裏面的大反派,到最後進行自我陳述的時候,經常説的就是:「你們從來都不肯定我!這往往都是因為他總得不到認可!」



第二種方法,是改變自我批評的方式。

比如,當你説「我真笨」這句話的時候,其實你有點相信自己真的有點笨。但如果你可以換一種批評的方式,你説,我現在認為我真笨,或者説,「我在説我真笨這句話」。你的感覺會很不一樣!


因為「我正在說我真笨」,這和「我真笨」本身不一樣,這是一個解離的過程。我們要把語言和實質之間分開,人的大腦之所以經常痛苦,就是因為人太容易相信自己大腦裏邊説的那些話了。


動物沒有這種痛苦,因為動物沒有那些語言在頭腦當中不斷地自我批評,所以,當老虎沒有抓到小鹿時,它不會生氣,它就接着去抓下一頭了。但如果是我們沒有抓到鹿,可能會懊悔半天,在那兒琢磨、痛苦、難受,就是因為我們的語言和現實融合在了一起,這時候,如果我們能夠改成説「我在説我真笨」,那麼我們就把語言與現實的距離拉開了,你的自我批評強度就會大幅下降。


還有一種方法,就是日常性的肯定,對自己做對的事,要肯定自己,孩子們做對的事需要肯定他們,這種日常性肯定可以讓孩子做對事而變得更容易一點,同時也可以讓我們自己做對事變得更容易。


這裏有一個做法,你跟孩子可以一塊用,叫作放飛氣球法。比如,你心情很糟糕,對自己評價很低,覺得自己做了一件很糟糕的事的時候,買一個氣球,將你想象那句話,比如「我是一個笨蛋」寫下來,貼在氣球上,然後手一鬆,讓它飛到天上。不要小看這個意象,這個意象就能夠給你帶來輕鬆感。


還有一個心理意象,就是在河裏邊飄落葉:想象你對自己的負面評價,把負面評價想象在一片樹葉上,然後看着它順着河水小溪這麼流走。


你可以帶孩子一塊做這樣的遊戲,讓不愉快的評價、糟糕的自我的定位這麼飄走,這樣的心理學技術,就叫作解離。


把解離的方法用好了以後,你會發現你會更愛自己,你就會覺得自己是可以站出來觀察自己的,這一點非常重要。


「什麼是我?」「我是我的觀察者」,你不但要教會孩子這樣站出來觀察他自己,你自己也要學會站出來觀察你自己,當你能夠做到這點,你發現,那些標籤、評價,那些外在的事物其實都不重要,只有觀察你的那個人才是完整的。




幫助孩子建立自尊的「四步法」


那麼接下來,我們來講一講建立自尊的「四步法」:


第一步,就是要明白這個世界上沒有一定「應該」的事。


第二步,相信人的價值是平均分配的。

有一個日本的教育家福澤諭吉曾經講過:天不造人上之人,亦不造人下之人。所有的人,不管他的財富是多少,社會地位有多高,那些不重要,我們每一個人的價值都是平均分配。


第三步,我們要學會去認知價值。很多價值一直存在,只是我們沒有感知而已。


曾經有一個這麼的故事。

一個小孩在海邊撿退潮後擱淺在岸上的小魚,然後一個一個地扔回大海。旁邊有個大人就説:「別撿了,沒人在乎這些魚的。」孩子説:「可是小魚會在乎。小魚自己會在乎它的生命,所以他把它丟回大海。」

這就是發現價值的能力。


所以,我們在生活中感到缺乏價值感,往往不是因為沒有價值,而是因為我們失去了發現價值的能力,我們一定要幫助自己和孩子去發現我們在生活中的價值。



弗蘭克爾在晚年做心理諮詢的時候,有一天來了一個老大爺,説自己很難過,想自殺,弗蘭克爾就問他為什麼?他説,因為老伴去世了,自己都80多歲了,老伴跟他一輩子,現在自己一個人,覺得生活沒有意義,自己也應該死了算了。


弗蘭克爾聽過之後就問他:「如果你老伴比你死得早,你覺得,她會怎麼樣?」這個老人説:「那她肯定會像我一樣痛苦,她是愛我的。」弗蘭克爾説:「那這就是你活着的意義,你活着的意義就是替她承受這份痛苦,這樣她就不用承受這樣的痛苦了。」


這就是尋找意義,當你具備能夠時刻發現意義的能力的時候,你就能看到生活中存在大量的意義。


然後,第四步,也是最後一步,用同情的目光來審視自我。


當你把這四步做好,你就能夠看到自己不容易,能夠發現自己身上的意義,你知道,人和人之間的價值是平均分配的,世界上沒有那麼多「應該」的事,你的自尊水平就穩定了,最終會形成一個獨立完整的自尊體系。你的價值絕不依賴於別人對你的評價,也絕不依賴於你和別人的比較,不依賴於任何的排名。你的價值是穩定的。這樣,無論你想要做什麼事,你都可以放手去做。


這就是幫助孩子建立獨立完整自尊體系的整個過程,這當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一本書叫《自尊》,書裏講了一個成年人應該怎麼審視自己的價值觀。


好的價值觀具備這麼幾個特點:


首先,好的價值觀是具有靈活性的。

假如你的價值觀是剛性的,總覺得「我必須怎麼樣,不然我就完蛋了,沒有價值了,我就是個壞人了。」那麼這個價值觀肯定有問題,價值觀應該是有彈性的。


其次,好的價值觀應該是內化的。

它不是外在要求的,不是外在的律令,而是內在的律令,是你在心中接受的。孩子也是一樣,我們不可能陪孩子走一輩子,到了青春期,孩子可能還會經歷很多冒險,你怎麼能夠保證孩子永遠安全呢?你不可能天天跟着他,你要讓他內化好的價值觀,讓他跟你擁有一樣的價值觀。


第三個,這個價值觀要符合實際。

它不能是整天讓你糾結、痛苦,覺得怎麼都做不到的那麼一個追求和目標。


最後,它要能夠提升你的生活質量。

如果你的價值觀讓你的生活質量提高了,讓你的人際關係變得更好,讓你每天生活充滿了幹勁,這就是好的、穩定的、正確的價值觀。但如果你的價值觀讓你覺得痛苦、自責,永遠都處在自我批評當中,你就需要重新審視你的價值觀了。


所以,用這四個標準可以來判斷,我們是不是建立了獨立完整的自尊體系,並建構很幸福的生活。



後記:

當你真的建立了獨立完整的自尊體系以後,你再去看孔子、老子、愛因斯坦、牛頓這樣的人,你就能夠感受到他們體內那份最寶貴的東西,就是獨立完整的自尊體系。


希望我們的家長們,都能夠把這份最重要的禮物送給我們的孩子,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