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9月8日 星期三

《在遠遠的背後帶領》


《在遠遠的背後帶領》


各位好,我們今天要講的這本書,叫作《在遠遠的背後帶領》。有些書就是這樣,一看書名你就知道它價值觀正確。書本的作者-安心老師從事家庭教育工作已經十幾年時間,她是美國P.E.T《父母效能訓練》課程的國際認證導師,也擔任P.E.T 中國總部的導師督導,並從2009年開始,帶領親子溝通課程,尤其是教育父母和教育學校老師有效的養育方式和教育方法。


其實到底養育孩子應該是怎麼樣的一種養育的方法和方式?

書中的作者回顧了一下自己養育孩子的過程,以及這十幾年她自己跟父母打交道的過程。就發現說,但凡父母們把自己放在前面,就是很想去引領孩子等等,就會出現問題。就這個養育的過程當中父母就會焦頭爛額。


因此就想,什麼樣的一種養育的姿態,反而能夠令到養育這件事情輕鬆一些呢?比如說我們在一個場景裡,我們跟孩子有一些活動。通常當父母們願意置身其後、觀察、跟隨,然後去跟孩子保持這樣的一種連接,它又不是斷開的。就是說這種置身其後,就覺得是一種最好的方式。那麼置身其後,突然就有一個詞就冒出來,那就是我們雖然是帶領,但是,是在遠遠的背後去帶領。



雖然《在遠遠的背後帶領》有一種矛盾感存在,但就是因為在生活中很多父母走兩個極端。


父母通常的兩個極端:


要麼就是他完全控制。

他要求孩子按照他的想法做,去強迫孩子。那最後的結果大家都能看得到,父母很累,孩子很累,而且不愉快。


要麼就是放養。

就完全放棄了帶領這件事。就是孩子的價值觀他也不塑造,孩子的行為他也不管,最後孩子變得沒有規矩。這就是我們說,如果你簡單化地去處理父母跟孩子的關係的話,就容易走這樣的極端。


但是如果能夠做到在遠遠的背後帶領,就雖然你讓孩子成為了他生活的主角,他在前面走,但是實際上,我們用價值觀在引領他。這就是這本書的內涵。



安心老師所做的這個教育方式叫P.E.T。就是父母效能訓練。



什麼叫《父母效能訓練》?

這麼些年來作者一直都在講的一個課程,就是這個的父母效能訓練,那這個課程它其實是1962年的時候就有了。這個課程我們對它有一個名稱,我們把它叫作全球第一父母課程。


但這裡邊的第一呢,並不是想標榜它是全球最好的這種親子教育,它不是這一層的意思。它的意思是說在時間性上面。課程的創建者叫托馬斯·戈登。那托馬斯·戈登,他其實是人本主義心理學的一個心理學家。


那當時在1962年的時候,全球還沒有說一門課程是專門為父母們設計的。但是因為他的工作就接觸大量的父母孩子,所以他當時就在想說,全球所有的行業在開始上崗位之前,從事這個崗位之人,都必須得接受一些培訓。


但是偏偏這個天底下,最多人在從事的這個職業,也就是父母這個職業卻沒有人去培訓。所以父母們,其實也就是摸著石頭過河。所以托馬斯·戈登,就想出來的這樣的一個想法,他說我要把心理學上的這些東西變得很簡單,讓父母們可以跟孩子有一個很好的溝通。所以在1962年的時候,就有這樣的一門課程,P.E.T.父母效能訓練。


第一位創立教育父母者的初心。

而托馬斯·戈登的一個初心,他說很多時候,當孩子出現問題的時候,父母們都會備受責備,說你沒有把孩子養好等等。那他提出來的一個初心就是父母不應該被責備,而是應該被培訓。所以就有了這門課程。


的確,現今這個社會上相互責備,好像是一種慣性,就遇到了什麼問題,大家的第一反應就是誰來負責,對吧?是你的問題還是他的問題,但實際上應該更多的是說怎麼辦,怎麼解決。



所以我們來瞭解一下這本書裡的核心內容。

我覺得如果說這是1962年的課程的話,這裡邊真的一定是發生了很多的迭代。因為內裡的概念都很新,而這裡邊很多的工具在今天都不過時。







首先我們說第一章叫「不越界」。

父母跟孩子之間的那個界限。比如你第一篇叫中國式界限。那這個界限到底在哪兒?應該怎麼劃分?


很多人一聽到界限兩個字,可能就覺得很冰冷。就是界限是不是你是你,我是我。就是這種很有距離感的。


但是當我學了這個課程之後,我就發現說,哦,這個界限其實太好把握了。就是什麼呢?就是我們日常跟孩子,或者是跟他人接觸,其實都有一個東西。就是我的感受。


就是當你的行為我是OK的,那個感受就是非常正向溫暖的;那當你的行為已經令到我不OK了,那我的身體會是緊縮的,我的人會是退縮的。那其實就以自己的感受為準,或者是說以我自己的接納度。那麼事情如果我能夠接納的話,那麼我就給到很多你的空間,很多的允許。


比如說父母們很多時候都是不管我能不能接納,我就是要控制你,就最好你按照我來。但我們說的這個界限就是說,如果這個行為是我能夠接納的,那我要最大限度地給到你自由,讓你有一種自主,自我負責的東西。那如果你確實已經干擾到我了。就比如說孩子的行為干擾到父母。因為這個是從父母作為主體,從父母的角度出發。孩子的行為如果讓我不舒服了,讓我難受了,那我會怎麼樣呢?


那我要負責任地去告訴孩子,但不是以一種評價,或者評判的方式。因為通常父母們可能就會說:「你不應該這麼做。」或者是說這麼做是對的或是錯的。


所有行為無分對錯。

P.E.T(父母效能訓練)讓我很喜歡的一個地方,就是說其實,所有的行為都沒有對和錯之分。而是說在這個情況下,這種情形下,誰受困擾了。


你比方說這個父母想要休息,然後孩子發出很大的聲響。那我們傳統來說,我們就會覺得這孩子不乖,他不好,他不顧及別人,是吧。但是其實在這裡,真正產生的一個事情是,孩子在快樂的玩耍。


但是我不OK,我被干擾了,其實是我處在了一個問題區裡頭。那麼我是被干擾的人,那這個時候,父母不需要去指責孩子說:「你不應該這樣。」這就叫作越界了。


但是怎麼樣不越界呢?

我要告訴孩子,我想有一個安靜的休息,但聲音這麼大呢,我沒法休息。那通過這種非評判的,這種如實地去坦誠自己的(我信息)方式。孩子就有機會去瞭解到說,當我這麼做的時候,別人會有這樣的感覺,所以他也會去調整他自己的行為。


這就叫作不去侵犯,然後也不被侵犯。


那什麼是被侵犯的狀態呢?


從父母的角度,就比如說有些時候,比如說我經常聽到父母們說:「我的孩子就是會來弄一下我,踢一下我,打一下我」,或者是要求父母做一些就是能力以外的事。


比如說,有的孩子甚至揪媽媽的頭髮,當我們進入父母這個角色的時候,不知不覺有些時候會把自己神化。就覺得我是你媽,我是你爸,我應該讓著你點,或者我應該無私一點。那你就算有一些侵犯的行為,好好好,我忍著。


但這個往往會讓孩子,他會一再地去試探。因為他不知道界限在哪兒,其實這個對孩子的這種責任心,這種價值觀的形成,其實並不是一件好事。這就是為什麼溺愛到最後,甚至會傷害父母的原因。


而溺愛其實也會傷害孩子,因為他通過傷害父母來傷害自己,就是那個界限已經沒有邊了。


而書中裡邊有一條很好玩的東西,叫作解除「都是因為我」的魔咒。

這個是父母效能訓練裡頭一個很精髓的地方。P.E.T.有一個概念叫作「行為窗口」。那麼這個行為窗口就先區分說,現在這個事情發生了。那麼受困擾的是誰?


因為通常,就像以上提到,就是我們其實特別害怕,自己是錯的一個。所以但凡有一個什麼事情發生,我就覺得「是不是我做了什麼?」、「是不是都是因為我?」那這個就會令到關係很困難。那如果,本來就是孩子處在一個問題區,他有一些困擾。


你比如說這個孩子,在學校裡受到一些挫折了。然後回到家裡來,他可能就不開心,可能耍點脾氣什麼的,然後如果這個時候,父母如果分不清楚是孩子需要有一些協助,父母可能就會也容易跳進這個問題去說:「你幹什麼?」、「你怎麼回來就這樣?」、「我哪裡對不起你了嗎?」他就會自己也就是跳進去,然後就是一桶漿糊。


但是如果說我很清晰說,有些時候他人有一些情緒也好,你孩子也好,老公也好。他其實跟我沒有關係,其實他自身遭遇到了一些問題。那麼這個時候我就有一些能力,從旁去做一些協助。


這一種界限的這個狀況,在我們的日常工作當中,甚至都很多。就是很多孩子長大了以後,他跟周圍的人矛盾很多。原因是因為別人說什麼他都覺得「你在說我,你這是針對我。」但我們應該是分清,人家說的是事,人家說的不是你。但很多人就覺得很委屈,因為他們總覺得我做錯了事,覺得在罵我,總是對號入座。就是始終沒有長大,沒有把這個界限感確立清楚。


所以作者說這是一個魔咒。


而如果從小就學會界限的建立,當別人遇到問題,就不容易被別人影響到情緒。


作者有很多學員的孩子,就是特別好玩,他們就學會這一點。有些時候,當父母們有些情緒的時候,孩子們就會反過來跟父母講:「媽媽,我知道現在你有情緒,它不關我事,你需要我幫助嗎?」孩子會跟媽媽說這些。


所以當父母多用這樣的方式,去跟孩子相處的時候,那神奇的反饋便會出現。即是說當我能夠很清晰的時候,我的孩子也能夠很清晰。



越界的例子:

如你看我們家孩子早一段時間,要找一個東西。上學需要一個證件,她一般都是自己收的。她收起來了以後,結果找不著了。後來那個她外公外婆就說,你要學會收東西,你的東西不能亂放,你怎麼怎麼樣。然後她就委屈就哭。她就覺得他們這樣說我。我明明放那個地方是固定的,他們給我收起來了。然後就在那兒難過地哭。


您覺得這裡邊是誰越界了呢?

就是在這個過程當中是孩子沒有掌握好這個不關我事的這個原則,還是外公外婆沒有掌握好這個批評人的這個尺度?


作者覺得這是溝通裡頭的一種障礙,那這個障礙就是指責,責備。明明是孩子遇到一個困擾的,對不對?那這個時候外公外婆,可能就是心裡邊就會產生一些焦急,焦慮。他就沒辦法去意識到說,這是孩子需要一些協作。現在這個孩子找不到東西,有些著急了。


那這裡頭有一個心理學上叫作「投射」。

就是外公外婆把自己的焦慮,擔心這個孩子總是掉三落四的這種情緒,都投射給孩子了。


所以就說,如果我能夠這麼清晰地,去幫你,傾聽你,描述你現在的狀態。孩子反而有機會冷靜下來。她一冷靜下來,她反而知道說回想一下,我大概在什麼地方可以找到。


所以父母們應該做的,就是共情的這種描述就可以。


但是可悲的是,大量的家庭裡面都這樣說話的,說:「你看你看,你平時東西叫你不要亂放。」因為家長那個火一下子上來,說:「你看跟你說過多少次,你自己的事都搞不好。」就這樣。


作者把這個叫作溝通的絆腳石。而這其實是家長在這方面已經越界了,這樣講話是越界了。



當被大人責備,孩子會有情緒,有感受,這個有問題嗎?

比如上面例子,孩子會覺得我被欺負了,覺得這個他們老說我,都把鍋甩在我頭上這種。


作者表示說,其實孩子有這樣的情緒是蠻正常的,這是正常的反應。


比如說,你今天為了這麼一件事情煩惱了。然後旁邊的人上來一通說,你都成二三十歲人了,你不應該這樣。你一聽,會有什麼感覺?


所以,孩子的反應,我覺得其實是因為有時候大人越界了還不知,才會令孩子出現哭鬧的反應,其實這樣的孩子還挺正常的。


所以這第一章,就是告訴我們說不要越界。就是不要因為自己過度的擔心,或者是這種投射的情緒,牽扯到對方的麻煩當中去。而是應該知道誰的麻煩歸誰來解決。

我們要幫助孩子理清以下這件事:

「孩子遇到麻煩,我們就是一個協助者。」




另一個重要的概念「自我修復」。

書裡邊說孩子本有的一個智慧,叫「自我修復」,這個怎麼理解呢?


這個在根據作者多年對這種養育孩子的觀察,就發現了,說很多孩子其實只要父母能夠給到一些空間。那麼他慢慢,他就會有一些自我的修復。


比如說書裡面有寫到,她妹妹的孩子小滿格,當小滿格去上幼兒園的時候,他有的時間回來,他就會有一些就是打一下作者,或者是說用模仿老師的這些語氣,來說一下作者。然後發現的時候,當不去指責孩子時,或甚至陪著孩子玩這些遊戲,他慢慢慢慢地,他自己就回到一個正常的一個狀態了。所以他其實都有一種自我修復的。


比如說有一種情況,就是這個帶孩子的這個阿姨帶了四年,然後這個阿姨要走了。然後這個媽媽就非常著急和緊張,她說怎麼辦?怎麼辦?孩子可能會不捨,但其實我們說,就是這個就很簡單,就是允許他,就是讓他可能有一些情緒的流動,有一些不捨。然後媽媽給到一些陪伴,這個自我修復就開始了。過段時間之後,他慢慢就接受了這個現狀。他心裡頭也沒有什麼壓抑的東西。


就是最多哭過一兩次就可能沒事了,甚至有的孩子都不會哭。因為只要說,讓孩子的情緒流動了就好了。


就是說我們要相信孩子的,要給他一個空間,給他一個自我修復,自我成長的空間。


為什麼相比起以前,現今的孩子都很難自我修復?

這是因為現在很多獨生子女,這個獨生子女帶來的一個最大的變化就是父母的過度聚焦。


就是本來父母的生活中有很多事。就像我們小時候好幾個孩子的話,那父母要忙工作,要照顧老大,老二等。但現在不一樣了,就剩一個孩子以後,全家四個老人,加上兩個父母,六個人對一個孩子,再加保姆全部都盯著這一個孩子。這種過度的聚焦,導致孩子沒有自我修復的可能。


就是你想,我每一個舉動,都在很多雙眼睛之下。「你是不是不高興?」、「你有什麼感覺?」、「你需要我幫你做什麼?」就這孩子想自我修復都沒機會。旁邊人老哄著他,老去搞他,或者指責他,說他。所以你現在想想,這樣做孩子的壓力有多大。


甚至很多家長看到孩子在看什麼書,在玩什麼遊戲,在看什麼電視,他都要伸手說不要做了,換那個。你完全沒有讓他去體會、去探索、去改變他自己生命的機會。


所以作者說「什麼是愛?」

愛就是創造空間讓事情得以發生。

所以就是能夠給到孩子一些空間感,一些隱私感,其實是有助於他自己內在很完備地、完善地去發展他的自我。


現今有很多孩子的這種狀況,比如說很多的中學生,現在就是社會上出現的這種佛系、空心病。就是我不知道我要什麼,這其實是挺可怕的。所以他這個跟父母,跟孩子的互動也有關係。孩子對這個感興趣,父母說,這個不要,那個不好,然後給孩子要看這個。久而久之孩子就會說:「你說了算,我自己,我也不去思考。」


所謂獨立的選擇,獨立的空間,是來自於他有這個機會。我們如果剝奪了他這個機會的話,就沒有獨立性。


然後反過來說,有些時候父母就會說,你看我這孩子,他都不獨立,不自主,他其實前面已經被剝奪了。


所以第一件事就是首先要把界限搞清楚。你是你的事,我是我的事,我們不應該操過多的心,但同時,我們又會是當你需要的時候,我會陪伴到你。


而且要分清楚說這事不是指責。而是我有我的感受,我有我的情緒。那我也能看到你有你的感受,你有你的情緒,我們來解決問題,對相互有很多的允許和信任。


這把我們之前講的《非暴力溝通》,什麼《關鍵對話》全都融在這裡邊了。







接下來,第二章講「不評判」。

就是第一個標題就特有意思:


沒有不乖這回事。

這不乖的孩子太多了,但作者在這兒竟然說沒有不乖這回事。


作者認為,通常我們會覺得說孩子,這個比如說我們說孩子撒謊也好、作弊也好,孩子的這個行為是為了尋求關注等等。一般家長們都會認為,這是孩子們的一個行為偏差。


但托馬斯·戈登很有意思,他說不存在偏差行為。

他說所有父母認為說孩子不乖,其實背後都是因為孩子有一些未被滿足的需求。


然後他也說,那說孩子不乖,其實是一種標籤,這裡頭也有一些不平等、不夠尊重的地方。他說你會說一個大人不乖嗎?


假如有個人、或朋友說你不乖。


我們做大人的時候就是最多說你不職業,你比較笨。就是罵人了基本上。但是確實很少用不乖這樣的詞。


而父母效能訓練他是非常人本主義的。因為他整個是源自於人本主義心理學。他是哪怕是一個嬰幼兒,他都用很平等的語言去溝通。所以他說其實沒有所謂的不乖。當我有一些需求,沒有得到滿足的時候,那我可能就會有一些行為,通過一些行為來表達。


舉個例子:

有位爸爸,他從來不打孩子的。結果,前兩天打了他孩子一頓,過來跟我講的時候,也覺得挺痛心的。他自己也覺得很痛心。他兒子一個暑假,這次暑假這麼長時間,漫長的暑假,一個暑假過去,一張作業都沒寫。就是所有的作業完全沒寫。


後來到學校去以後,老師說怎麼一個字都沒寫,就把家長找來罵了一頓。他回家打了他兒子一耳光。這聽起來我們也很難過,那你說這種行為也不叫作不乖?


作者認為:其實是當我們要去看一個行為的表面。就是如果單純從行為的表面上,我們可能會說,這個孩子不乖,這個孩子怎樣怎樣。但實際上父母效能訓練的養育其實是說,我們要透過表面的行為,然後去看到底下孩子正在發生什麼?那他其實如果說在這裡頭,他如果到最後一天,說一個字都沒有交,他一定是發生了一些什麼。那父母其實要去好奇的是這個部分,比如書裡面有一個章節,問題是用來了解的,因為我們是應該先去了解,先去傾聽孩子,問:「寶寶,今天聽到老師這麼說,我也覺得很驚訝,那同時我也很好奇就是為什麼整個暑假,這麼漫長一個暑假,你一個字都沒寫?」


如孩子回應:「就是我就玩得很開心,我覺得特別好。」


也不要立即批判,因為其實他有一些需求,所以你只需要描述:「哦,你想要放鬆,需要玩樂。」


或孩子可能會說:「我忘了這事了。」


忘了這事了,這個其實回過頭來,我們要去看看到底說,那在這個過程當中作為父母,那我給到孩子的關注是多少。因為P.E.T.裡頭強調一點就是說,如果孩子一旦出現一些我不能接納的行為,作為父母我是要及時表達的,那這個情緒才不會累積。


所以如果我們從這個角度,其實雙方都有一些未盡的責任。就是說明孩子和父母雙方,在整個暑假期間壓根就沒關注過這事,要不然不至於一個字都不寫。所以就是雙方還是要著重於解決問題,探究需求,探究它到底是什麼東西沒有得到滿足,所以先從傾聽需求的層面上開始。


但是不評判確實很難做到,大量的家長就喜歡評判。那怎麼才能夠幫助家長,做到不評判,就事論事,討論問題,解決問題?


這個點確實是,我經常也會被父母問到。那我覺得其實就是父母需要學習。因為我要意識到說,評判帶來的障礙,我首先要去意識到評判帶來的障礙。


因為評判往往就是讓人際關係會更惡化,或者讓人和人之間的距離會更遠。那麼當我意識到這個的時候,那我就開始說,那我怎麼去學習,用不評判的語言。


那其實很簡單,其實所謂的不評判。就是我不是說,我不說你不乖,你這個不夠,不聽話,你不好,你懶。就不說這些標籤性的語言就好了。你只需要描述發生了什麼就好了。


比如剛才說的,那爸爸留意到這兒個暑假過去了,你一個字的作業都沒有寫,我在說的就是一種客觀事實。只要能夠這麼描述,我就從那個評判裡頭出來了。所以它其實也很簡單,那這麼說了以後有什麼好處呢?


給大家一個反面例子:

你比如說我去講一個孩子,「你看你這麼懶,你看你丟三落四的!」

假設你是那個孩子,你聽到別人這麼說你,你是什麼感覺?


我相信是委屈,就是我其實不總是丟三落四,今天是因為那個那個事,所以才丟了東西。


正確的做法:

假設我把事實描述出來,說:「哎,那個寶貝,媽媽留意到你今天去上學的時候,你忘了帶數學本。昨天你是忘了帶那個鉛筆盒了。」

你聽到我把你這個事實描述出來,你這個有些什麼感覺?


孩子可能的反應:「哦,真是,還真忘了兩次。」


是的,所以以客觀的事實來描述就是這個作用,前一種的說話方式,你會跟我產生一個對抗;但是後一種的只描述事實,你會意識到說,還真的是這樣。我們之間其實還是挺融洽的,你也沒有對抗我,我也沒有對抗你。




那為什麼大量的家長,包括爺爺嫲嫲就是喜歡貼標籤的?你比如說很多人就是,說我這孩子就是沒有自律性,這孩子拿到手機就放不下來,就好多人就是喜歡給孩子下這樣的定義,這個心理的原因是什麼?


其實這個是兩方面:


一個就是習慣了。

就是有些時候像傳家寶一樣,心理學有個名稱叫「代際傳遞」,就是代代相傳,我做錯事情或者怎麼樣,我的父母是這麼對我的。好,我習得了這種,然後我也變成習慣了,就慢慢我也內化了,於是我也這麼對待我的孩子,所以它變成像傳家寶一樣,它是一種習慣,或者是說它也是一種習性。


還有另一個是還沒長大。

就是如果我去說是你的錯,你做得不好,那我就對了。「我就沒錯了。」

一個責怪孩子寫作業寫錯的媽媽,其實自己還是一個8歲的小女孩。就是她當年在這方面,可能受過挫折。所以那種傷痛投射在自己心裡邊,一看到這個現場發生,馬上反映出來,這次可不怪我。所以你聽那個父母們,在指責孩子的時候說的那些話,都是推卸責任的話。就是說:「媽媽有沒有跟你說過?」,「媽媽跟你說過多少次了!」她就是把責任摘清楚。


而實際上我們跟孩子在一起,我覺得這裡邊說要劃清界限,然後不要評判對方。其實核心就是父母得長大,父母得是一個成年人,解決問題的思路,而不是相互指責,推卸責任的思路。


我們現在在很多的家庭裡頭,就恰恰就是這個點,父母他本身沒有長大。然後他有很多時候,就是該很正向的、正面去表達的,他沒有。然後他就去指責孩子,那甚至有些時候,有些越界地把孩子該負的責任也拿走了。於是,孩子也變成一個沒有什麼機會去自我負責的,他也沒有長大。到最後就變成一個孩子對著另外一個孩子。然後,這個孩子長大了之後,他再去對他的孩子,他也是這樣。


有很多家裡邊的狀況,有一種狀況就是爸爸和兒子之間的這種對抗。你明眼一看,就是兩個小孩在對抗,只不過那個爸爸比較強悍,他打得過這個孩子。所以就搞得家裡雞飛狗跳,確實是沒長大是特別要命的一件事。


還有一種是,父母認為你不能犯錯。

我經常勸一些家長,我說你想想看,一個小孩子學中文,中文是全世界最難學的語言。但是沒有誰家的孩子不會說中文。你都學會了,這麼難學的語言,說得那麼流暢,為什麼呢?然後到了加減乘除,反倒不會。


就比如有一位爸爸,他兒子上一年級,寫了一個五減三等於八。就是他減號,加號分不清。然後那個家長,就特別認真地盯著那孩子說:「這怎麼能搞錯呢?你寫的什麼號!這是什麼號!」然後那孩子頭朝天的坐那兒,回避。孩子不跟他聊,他回避。


還發出來的視頻給別人看,這也太過認真了。只是把加號,減號弄反,這件事太可愛了,這是一個很可愛的事,很萌。沒見過,你應該跟他一塊兒為這件事開心。


你現在想想,一個孩子三歲前,能把中文學會的原因就是父母沒有因為這件事發過飆。父母從來不會因為你說錯了一句話,說:「你別學中文了」。就這樣,反而孩子有些時候說的這種很萌的話,全家都高興,覺得好玩。所以這個孩子才敢一路什麼話都敢說,最後把中文學會。


但是一到上小學,父母立刻翻臉了,加減乘除這麼簡單的事,父母都能翻臉。這種翻臉的,推卸責任的方法。就是使得孩子的學習,變得越來越吃力的原因。


而這種情況真的變成現在很多父母的痛處,就變成就是一輔導作業就是各種投射就出來了。然後孩子的認知就是作業就是很痛苦的,那還怎麼寫作業呢?


所以第二章很重要。就是學會「不評判,問題是用來了解的,而不只是解決。」

但就是很多父母,連解決這一步都沒做到。而是先分清責任,如大量的父母都是在分清責任這的個層面上徘徊。然後才是解決問題,而很多的父母更越界幫孩子解決問題。然後最後,才是作者說的去了解。


所以來到這裡,當孩子出現問題時,父母正確的方式,就是說,你應該做到的是去了解,這個孩子為什麼會這樣,去傾聽,第二章這裡邊最後一節是傾聽,去傾聽,去了解。然後讓孩子感受到你跟他的共情。這就是在創造空間。


而我們有很多所謂好的父母,能夠做到我不罵你,就已經不錯了。但是父母卻越界,伸手替孩子把事情解決了。這就只停留在解決問題這個層面,並且越界了,然後回過頭來還說孩子沒本事,不自立。


這個就叫作問題是用來了解的,而不只是解決。







第三章叫「負責任」。

這一章一章之間有著奇妙的聯繫,從這個不越界,到不評判,到負責任。


那不越界和不評判。其實首先說的是孩子被困擾的時候,父母的最佳心態。就是我不是一種越界。就是我不是幫你把問題解決了,而是一種允許,一種給到空間。


那不評判就是我要協助到你,我必須得有一個不評判的心態,我才能夠做到。一旦我開始評判,我也很難去協助到你了。因此當孩子遇到問題的時候,父母首先要做的是調整好自己的心態,這是前兩章的作用,然後才是負責任。


什麼是負責任?

比如有些情況下,其實是孩子干擾到了父母,孩子侵犯到了父母,那這個時候,父母他要有一種成人的一種姿態,我要負起責任來,去告訴我的孩子這件事情的發生,此時此刻我的感受是什麼?所以他其實是一種自我負責。(一種為自己的情緒表達而負責。)


那如果我變成一種指責,「你這樣子不對,你這樣子不乖。」那其實我沒有站在一個自我負責的這個角度上,那我的孩子,也學不會說當他人干擾我的時候,我可以怎麼樣去表達。



做一個能為自己情緒負責的父母。

其實父母,有這樣的一種自我負責的心態是一種很重要的。


因為有好多時候,父母其實對孩子都是在發洩情緒。你比如說,我今天這個在某個件事情上不開心,那回到家我一打開門,我的孩子沒寫作業,那個氣不打一處來。


而我見過的一種場景特別好玩。就是到家裡邊以後,跟孩子先說這麼一句話,說「我今天心情不好,你別惹我!」對吧?這個話我是聽得陰森恐怖。就是讓孩子會覺得:「完了,今天晚上不敢說話了。」這就是一種,不對自己情緒負責的。


而很多父母其實意識不到,我們為什麼很多情緒都發洩在孩子身上?

因為孩子弱小,所以比較安全,因為沒有什麼反擊能力,安全了。因此,父母對自己的情緒自我負責其實是很重要。


那怎麼才能自我負責呢?

要意識到說就是,首先我的這樣的一些情緒,其實不是因為我的孩子不寫作業。而是我之前一定是有很多的累積,就首先還是意識層面的東西,就之前我們其實沒有一個正確的認知。之前的我們都只會覺得,就是因為他這樣,我才那樣的。所以這時的你很難做到自我負責任。


但是如果我首先有一個覺知的過程。我會知道說其實不寫作業,它就只是一件事情。那我會有這麼大的情緒,這個情緒已經不是空穴來風。它一定是我自身有很多的累積,所以這個地方,就是我要自己為自己的情緒負責。


有些時候一些情緒的累積,它還不是近期的累積。比如說還有一些焦慮,它已經是長年累月,在這個地方有一個很大的情緒了。


就是我經常提醒很多父母是說,孩子不寫作業這一件事,在不同的家庭反應是不一樣的。有的家裡邊甚至還覺得挺開心,無所謂。我還見過有的父母,主動要求孩子別寫作業,說那作業太多了別寫了,我們玩去吧。


那為什麼會在你們家,不寫作業變得這麼嚇人呢?

其實核心不是那件事。你看同樣一件事,在不同的裡是不一樣的,核心是你的壓力太大。就是有一本書,叫《感受愛》。它說其實每個人身邊都有一些愛。那為什麼有的人感受不到。就是當一個人生活壓力過大,精神過度緊張的時候,他就感受不到那些美好的東西。


所以在這一章的建議。就是希望父母首先能夠覺知自己,是在發洩情緒。當你能夠知道說我這是沒有負責任,然後為自己的情緒負責就好了。


可能有很多父母會問,我平日工作抑壓得已經夠累了,我好不容易找一個能發洩的地方,你現在讓我連這個也堵上了。我不能發洩,還要我繼續抑壓?

其實不是說不能發洩,不是要人們去變相地壓抑,也不是要你去拒絕自己的情緒。反而相反地,當我意識到這個部分是屬於我的,那我就學習我怎麼樣去表達出來。


這是兩個不同的東西,發洩情緒和表達感受其實是完全不一樣的。發洩情緒指的是行為上的,語言上的罵,或者行為上,甚至會打孩子,這種是屬於發洩的一種。


但你比如說,你今天回到家,看到孩子都七八點了,作業還沒寫。你這個時候你去表達感受,我是很鼓勵,很贊成的。


比如說:「八點了,媽媽留意到你今天作業還沒寫。」她這個就是一個我自己心裡邊,有這樣的一種感受,媽媽有一些開始擔憂了,我去跟你表達感受。而不是說「你怎麼還不寫作業,這都什麼時候了!」這是一種發洩。所以它其實是兩個不同的狀態。


所以其實如果能夠用正確的方法去表達,你很快就能夠走出來。甚至能夠感受到,周圍的人對你的善意。這才是真正的休息,才是真正的找到了人際關係的支持。


但是好多人就覺得,我就是習慣了忍不住大喊大叫。我似乎要傷害周圍的人,我才能夠減少自身的傷害。但實際上,這會讓這個傷害,在空間裡邊不斷地回蕩,最後你會收穫到更多的傷害。


而我通常就會問父母,當你去吼孩子,或者是去打孩子的時候,我說你喜歡那樣的自己嗎?他們一般都會告訴我,其實不喜歡的。


我說當你能夠稍微心平氣和一些,去真正地把你當下的感受,去跟孩子做一個表達呢?他說我比較喜歡那樣的自己。


不為自己的情緒負責任,這裡邊有個惡性循環。

惡性循環就在於她越發脾氣,越不喜歡自己,她心境越糟糕,越破罐子破摔的。最後說反正你們都不喜歡我,我就更凶,這就是一個惡性循環,一個不學習的、不改變的一個人的惡性循環。


但是,如果她願意努力做出這一步改變,說我今天開始不發脾氣了,我把發脾氣改成跟別人溝通,去嘗試表達自己的感受,這樣她才能夠愛上自己,她才能夠看到自己的進步。進而看到自己的微笑,覺得自己笑起來很漂亮,然後自信心提升,下一步再做這件事就更容易。


所以人生,其實人生永遠都處在良性循環和惡性循環之間。就看你的選擇。就是你選擇要努力地去做,還是放任自己按照老方法去碰壁。


因此教育孩子,其實是一個意願,一個選擇而已。



孩子能自我負責就能自律

這是一個正向的關係,就是當父母能給到更多的空間,讓孩子從小學會對自己的事情去負責任。那一個負責任的孩子,他肯定是自律的。


當他有越多的自我負責任的地方,他的自律就會越多。所以父母效能訓練,所教授父母養育孩子的方式,就是這樣喚醒孩子的自律。


所以,我們需要陪孩子寫作業嗎?

我和太太是不陪。

K2開始,我就不陪,總之從幼稚園開始,他們老師要做那種作業什麼的,都是我女兒她自己做。就交那種最爛的手工交上去,我們也不管,不過我們並不是什麼都不管,也不是完全不陪伴在身邊,就是現在她開始寫作業時,我也會在附近如梳發上閱讀看書,或在工作枱上開始做做自己的工作,如寫作筆記等。


結果她反倒學得很好。就是她自己會安排自己的時間,會有自律性。


在我觀察別人培養優秀的孩子時,我發現他們都不用去過份操心孩子的學習,但她的學習成績很好。


而我認識的不止一家,我認識很多家非常優秀的孩子。我說的非常優秀,不是學習成績好,而是全方位優秀的孩子,他們的父母共同的特點,就是懂得放手。不是不關注,而是懂得放手,懂得在遠遠的背後帶領。反而這些父母自己的生活也過得很精彩。


父母活得精彩這個太重要了。

孩子們會變得跟父母一樣很棒。因為他自己會有自己的節奏,安排自己的時間。


相反,我也見過很多過分操心的父母,整天在背後盯著孩子,陪著孩子寫作業。孩子跟他們的關係普遍不好。就是因為空間就這麼一點,你給它全佔完了,你讓孩子往哪兒站呢?所以最後孩子就會覺得,跟你在一塊兒壓迫感很強,逼迫然後吵架。就這麼一個簡單的道理,就是關注,懂得放手,讓孩子有空間,自我負責。



一般怎麼能夠改變父母對於管控孩子的執著?就是父母覺得不盯著他就不放心。他晚上一定要盯著孩子寫作業,有什麼方法能夠讓他一下子放鬆一點?

通常當父母覺得苦受夠了,他就會OK,就會放棄了。所以我通常就會問他們:「你這麼管,你這麼盡心盡力,這麼抓住,你現在狀況怎麼樣?」

然後他們會說不行呀。

我說對呀,「那你都已經重復了很多年都不行了,你還要繼續重復嗎?你的苦吃夠了沒?」


我有時候還會問這些父母,「我說你爸媽當年是這麼對你的嗎?」他說也是。我說有用嗎?他說好像沒什麼用。就是你爸媽這樣對你也沒用,然後你現在來一個加強版的,對你的孩子,更沒用。



很多父母是對自己的失敗,有一個錯誤的歸因。

什麼叫錯誤的歸因,他說我就是因為,當年沒聽我爸媽的話。他錯誤地歸因為他沒有聽他爸媽的話。爸媽讓我考大學,沒考好,讓我寫作業,我沒好好寫。


實際上這個歸因太簡單了,而實際上是你爸媽當年的教育方法就錯了。你作為一個孩子你本身沒錯,你可以長得很好。他們的方法錯了才導致你變成了這個樣子。然後你現在竟然反思說,我當年如果聽話就好了。於是用加強版的方式,對待自己的孩子,錯得更離譜。


人其實這樣的,都有一種自責的傾向。自責和責備他人,其實是一個銅板的兩面。當我們越會自責的時候,我們也越會責備他人,責怪別人。


所以就是他說我錯了,我不對。所以這個反過來的另一面,就總想去說別人錯了,別人不對。


所以另外一個銅板的兩面。就是我接納我自己,同時我也接納別人。


當我有更多的自我接納,我就能夠給到別人更多的接納。


就是當我對自己,沒有那麼高的要求的時候,我對別人的要求少了,對其他人就放鬆了很多。而當你對其他人是放鬆的,他們反而會越做越好。也就他們反會要求自己,他們反會管好自己這樣,就是他們的這個成長空間就有了。自主性、獨立性、和負責性也就有了。


你看你再往前延伸一步,你到工作上看,一個到處指責的老闆,就會發現員工有做不完的錯事。唯唯諾諾嘛,擔心害怕做錯。因為員工的行為就是看,別讓老闆看見,哪個地方有問題。他的眼睛只會想到老闆怎麼看。他自己根本看不到東西了。所以這個硬幣的一體兩面,喜歡責怪別人,同時不斷地自責;而人和人的相處,就是有這種放鬆的氛圍,自己也能減低焦慮。


這是第三章,要教我們學會為自己的情緒負責,讓孩子也能夠學會為他的事情負責,從而他才會有自律性。







然後第四章叫「無傷害」。

這個當然是所有的家庭,都追求的東西了。就是怎麼說才能無傷害?


無傷害的第一個。就是說我要收回這種標籤性的、攻擊性的語言。那我剛才說前面兩章是針對孩子處在一個困擾裡頭,我們可以怎麼做。那基本上第三、第四章就是父母處在一個困擾裡的時候,我們怎麼做。剛才我們提到的就是這種負責任,他是一種心態上具備的負責任。


貼標籤,孩子就會往你說的方向發展。

無傷害,其實就是語言上行為上,我怎麼去做到無傷害。比如說我不去給他貼很多的標籤。貼標籤很危險的一件事情就是孩子會朝著你這個標籤的方向去發展。這個有一個心理學的詞,叫投射式認同。指的是一種心理上的暗示,自我應驗。所以這種無傷害,就是我把這種說你笨、說你懶、或你不好。孩子就會相信父母說的話,最後長成父母說的那個樣子。



零懲罰,零獎賞的養育觀。

這個懲罰和獎賞,是爸爸媽媽最喜歡用的東西,一個是威脅,一個是交換。您這說零懲罰,領獎賞,這不要貼貼紙,不要獎勵自行車,或拿什麼東西,來促使孩子的行為發生改變。因為所有的這種懲罰和獎賞,它其實都是父母使用自身的這種權威來操作的。那這對孩子來說,他就變成是如果我有一個行為是因為懲罰或者因為獎賞而發生,它就是一種外部的動力。


以內在動力來培養孩子,他才能更好的自我成長。

其實我們父母,都不希望說孩子所有的行為,是源自於外部要我怎麼樣。我們希望孩子其實是有一種內在動力,一種內驅力,一種自律。


反面例子一:

很多的父母即使有這方面的共識,但就壓根兒沒有意識到自己卻經常利用一些外在的東西,來推動孩子。這個動力來自內部和外部,有什麼區別。他只看說你考了多少分,你考第幾。


早前曾聽到一個分享,說有一位媽媽,她兒子考了全班語文第一,但這位媽媽卻不滿兒,還跟兒子說,你全級才考第二百多名,總分才多少多少等,就是一路都是諷刺,挖苦和打擊。就是那個孩子好不容易找了一個優點,他的語文考到了全班第一,但是孩子媽媽找出一大堆的數據證明你那算什麼?你根本不行,你全年級排名不夠好。但那個孩子一直陪著笑臉,在那兒邊哄他媽媽開心。真可憐。


做孩子的確也挺不容易的。所以我們說什麼是痛苦,痛苦就是來自於比較。其實這個媽媽也很痛苦的。所以她就會用這樣的一種語言,去攻擊孩子,就因為她有太多比較了。都這個分數了,但是還不滿意,我還得再跟班級跟學校比。永遠都用外在的行為表現來推動自己和孩子。


反面例子二:

聽說有一所中學,竟然有一個群,是全年級前二十名的家長群。就是全年級考試前二十名的家長,有資格進這個群。進到這兒個群裡邊以後,如果這次考試,一年有好多次考試,只要你的孩子退出了前二十名,不用別人說話,自動退群。然後所有的家長,在裡邊壓力大到什麼程度,你知道嗎?就是家長每天的生活的目的就是不要從這個群裡面退出來。後來那個裡邊的一位,更說她女兒很爭氣,自從進去以後,她就再也沒有出過群。就是孩子的成績,成了媽媽人生當中最重要的指標。這太扭曲了,人太可怕了。就是說人很多的痛苦都是來自於比較,但實際上,你所重視的,這個前多少名,排第幾,這都是外在的誘惑。這個孩子如果沒有一個內在的動力,他沒有為自己打算想要成為一名什麼的,他可能考完了大學,然後他自己的人生就不管了。


就比如,有些人在他讀書的過程當中,他父母很想他學鋼琴。他說好,你要我學,是吧,他就學,考了個鋼琴八級。好,我考過了八級了,從此以後再不碰鋼琴,不彈了,這是多麼可惜。


這就有人專門研究過說,為什麼那麼多,去了海外留學的高材生,都是很有名的學校,跑到海外留學,最後變成家庭主婦。她本來是學霸,很厲害的。但是一到那兒,她的目標就是找個穩定的生活,然後可以不讀書了。我終於擺脫了求學、不要再讀書,就變成這樣的一個狀態。


靠外在誘惑只能是短暫,唯有內在驅動力才是長久不衰。

這裡頭有一個叫作過度使用意志力。就當我的內在沒有那種內驅的時候,我要基於外在,對我的獎賞或者懲罰,我要不斷地激勵我自己,不斷地要把那股勁提起來,就他會過度地消耗他的意志力。等到這些外部的刺激,不再成為這個動力的時候,他就懈怠下來了。很多人都會出現。


所以當孩子學習的時候,不要過份去操練他,不要刻意要求他越級去挑戰非常難的題目,因為這會讓孩子他產生焦慮感,對學習失去自信,失去興趣。所以要保護孩子本身對事物好奇的探索力和好奇心,這樣孩子才能夠很內心自發的探索,從而從容地學習。而不是在這麼小小的年紀,身體都沒有發育的時候,就一天到晚搞,做練習做到十一點半、十二點。因為當人一過度使用,過度消耗,他就會到就像剛才講的,到某個時期他就動不了了。他想動,他也動不了。


人生是長跑。

很多家長就把孩子看成,中學或大學以前才是最重要的。因為只要你考到好的小學、好的中學、好的大學,就可以了,其他一切都不重要。只要到了大學以後,你愛幹什麼就幹什麼,那是你的事,跟我沒關係了。然而用大量的言語攻擊,諷刺挖苦,去要求強逼孩子去完成父母為他定立的目標。但事實是,這樣只會提早把電用光,所以我們要做的,應該要是多給這個蓄電池充電。


無傷害的核心是什麼?

而無傷害,這一章的核心就是我們要知道說,拿什麼東西來替代傷害。而這書裡邊寫的核心是尊重。我們用尊重來替代傷害,在尊重的氛圍之下,孩子一樣可以按照你引領的方向去走。而且其實孩子可能會發展得更好。因為他會知道這個,我真正自己想要的是什麼。人有這個動力,有一些真正自己想要的是什麼的這個動力。他就會自發的努力去達成,而且會越做越開心,越做越起勁。


為什麼有些孩子就是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

有些孩子可能他缺少一個我自己想要的是什麼,這個東西不清晰了,一般家長說他的孩子就是不知道想要什麼?他整天沒想法。從而說

:「所以我只能給他想法。」


那這怎麼解釋呢?

其實這時家長顛倒了因果,他是把因果顛倒了,其實是先有因,再有果。他現在拿這個果來說事,但沒有看到前面的因,就一直顛倒因果而已。


這幾章我覺得父母們認真看一看,把每一章認真讀一下,一定能夠收穫很大。







接著第五章叫「一致性」。

這個一致性,在這裡就是叫做真實的父母。當孩子的這個行為,是我能夠接納的,那我也不用去假裝我不接納。有些父母覺得說我誇他兩句,或者是我肯定了他,他是不是就飛了,或者就怎麼樣了。不,當孩子有些行為是你真心喜悅的,你一定要及時地去表達你的這種感受。因為這其實也是一種愛的傳遞。那當孩子有些行為,我不接納的時候,那我也要一致地去表達。「這是不對的」,「這是我不能接受的」,孩子有一個機會去學習到,因為人是這樣的,我不單單有自我,我還要跟他人相處,跟整個環境去相處。所以孩子其實是需要去學習到,去認知到我怎樣不傷害環境,不傷害他人,甚至不傷害自己。所以這個就是父母其實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師。就是我能夠很真實地做我自己,這個孩子就能夠學到,怎麼樣去跟人相處。


那為什麼很多父母不願意真實地做自己,表達自己?

這裡頭有一個東西。就是有些時候真實地表達自己,是會觸碰到自己的一些脆弱面的。那人都是需要剛強,堅強,特別我們被灌輸,「要堅強,要堅強」。但很多時候就是堅強的外殼底下,其實是有一個脆弱的自我,那這個部分就不敢去展現。因為我們覺得有一些教條的東西,覺得展現這個部分是不好的。


比如說這個因為有些時候,有一個老師就跟我講,他學了這些溝通的方法方式之後,有一個變化,就是他願意去,袒露自己真實的感受。他說原來學生考不好,拿著試卷回到教室裡就一通責罵:「你看你們怎麼考的,我辛苦了一個學期,你們考出這樣的成績。」他說通常孩子們安靜一秒。好,之後就又開始各自說話,回到那種無序的狀態。他說那因為學了這個溝通的方法,他有一次,他看到孩子們的這個考試成績,他其實心裡邊很傷感。就是那些脆弱的感覺,很傷感。於是他拿到那個試卷之後,他回到教室之後,他跟孩子們說:「老師看到這兒樣的成績,其實心裡蠻難過的。」他這一下,那個教室裡所有的孩子,都安靜下來了,對。就是那一刻,真實了,是活生生的。


我就想起來那個電影,裡邊,那個演的老師在上課。然後底下的學生都在聊天,說話,睡覺一大堆。後來這位突然之間爆發,說:「你們可不可以不要上課睡覺!你們如果不願意聽你可以走。」


真的有學生走了,那一刻他突然回歸真實。他開始在講自己學習的心態,其實我過去是個失敗者,學生馬上就被吸引過來,其實孩子也好,學生也好,他都渴望跟真實的人交流。他不希望跟一個假面孔交流。


而什麼是非一致性的表達?

所以好多家長跟孩子說的都是反話,激將法,這是特別要不得的事。因為我見過很多家長,就故意地激將,就是說你難聽的話,希望能夠激發你什麼東西,這個其實是非常糟糕的手法。


因為很多貶損性的東西,會在這裡頭。他根本不知道說表面上,看起來這個孩子的行為,可能發生了一些改變,你看他憋著一股勁好好學習了,但是他內心已經完全失去動力了。他學習的目的是為了打臉,是為了讓父母打臉。就是你說我不行,我現在就給你打臉了,我考了前幾名了,但他根本沒有體會到學習的樂趣。


而還有另一個非一致性的表達。

比如說你這個出門要多穿點衣服,你想表達的是你應該多穿點衣服,暖和點。但是很多父母,就說的是怎麼不凍死你。孩子過馬路時跳跳紮紮,就說怎樣不車死你。

就是你明明是愛心。但是說出來的也是難聽的話。


做真實的父母,要怎樣表達一致性?

就是你要把愛也要說出來,你不高興你要說出來。但是不是貼標籤的方式,也不是威脅、交換等的方式,而是用非暴力溝通的方式去表達。


《非暴力溝通》其實也很乎合心理學的人本主義,因為人本主義其中一樣的價值觀就是無暴力的相處,並且如這本書一樣,是探求需求,講感受。


養育的初心到底是愛還是恐懼?

然而有些父母就是讓孩子恐懼,嚇唬他們。然後孩子的行為符合我的要求了,那我就覺得我成功了。但實際上,這種是一種外部的一種驅力,他其實沒法細水長流,沒法長遠。



所有的憤怒,其實都是來自於恐懼。

這個太重要了。我要提醒很多的父母,就是你要識別,自己其實是源於自己的恐懼的還是什麼作出發點去做事,就是人對於自己毫不害怕的事,根本不會恐懼。但是如果你只要覺得這事搞不定,孩子不能往你想的方向去發展,過馬路就是亂崩亂跳的,這時候,焦慮、擔憂、害怕、恐懼就來了,恐懼一來,憤怒就來了。所以當那個媽媽說,幹嗎不凍死你的時候是恐懼,她是覺得你要生了病,我多大麻煩。你要生了病我多難過,我心裡邊受不了。


那如果是愛的角度,我是因為愛你,我體會到的更多的是愛。那說話的方式就完全不一樣,憤怒的情緒就沒有了。


所以其實養育孩子很簡單,就看你說的這番話,做的這個事,你是出於愛,那就錯不了。但是如果你說這番話,做這些事,你底下滿滿的都是恐懼,那就很難把訊息去傳達給孩子聽。


但是,很多父母,他會說還不都是為了你好,當他說還不都是為了你好的時候,他覺得自己好像是因為愛,但,其實那個不是。


希望大家能夠記住,我們今天講的就是,只要你一旦憤怒,那一定是恐懼。就是你說孩子加號減號搞不清楚,這事你都發那麼大脾氣,為什麼?你明知道發脾氣無助於他學得好,但你就是要發脾氣,但其實底下的核心還是擔心,擔心說,這樣下去怎麼辦?萬一是個傻子怎麼辦?萬一將來考試,什麼都考不上怎麼辦?就是他這裡其實全都是擔心。所以我有時候到極致,我就會問這些家長,我說你孩子真的成績非常非常差,全港倒數第一,你就不管他了?你就讓他流落街頭了,他跟你沒關係了?

答案顯然是不。


只要他身體好,你都覺得挺好的。

就是孩子一生病你就感受到了,你要是孩子一生病,發燒一住院,父母就不考慮成績的事了。就覺得說只要身體能好,讓我做什麼都行。那種感覺就來了。因為有了一個讓你更怕的東西。


但,這裡還是恐懼驅動。人不能被恐懼這樣去驅動。你如果換一個角度,你會發現孩子成績不好,你照樣可以愛他。



現今一代的孩子,都值得去發展自己的道路。

從古至今,我們骨子裡頭,DNA裡頭有一種生存的憂患,很多人常說我們其實都不是在生活,我們是在生存,求生存。


但是到了我們這一代人,或許還掙扎在生存的一些邊緣。但是我們的孩子,其實是值得去好好的去生活。他們值得去發展他們自己的,他們的個性,他們的特長,他們的特質,值得被尊重,然後去走一條適合自己的路。








最後一章,第六章叫「自我調整」


為什麼我們需要自我調整?

這個跟我們去改變、改善自己的過程中,你會發現,我們去學習一些養育的心態,一些溝通的技巧。一開始時都覺得很好用,特別是剛剛初學的那幾個月,太好用了,很多人都會說這太神奇了。例如我這麼說我的孩子就有這樣表現,我這麼做我的孩子這樣表現等。


但是慢慢,慢慢地,有一些人又會回到過去,打回原形。


為什麼我們會打回原形呢?

其實是認知層面的東西太牢固了。我們往往就比如說,我有一個憤怒,我有一個情緒,其實我們要去看到他的整個這個發生的過程是一個行為發生,對不對,一個行為發生。然後我針對這個行為,我就有我的解讀,這些解讀,其實是跟我的信念系統有關。


然後這個解讀就是,如果我解讀為這個好,符合我的,我的感受就很好。如果我的解讀,是解讀為這個事情不好,它不符合我裡邊的認知,那我的感受就不好了。


那我們該怎麼辦,怎樣才能有機會改變牢固的認知?

從根源去解決,就是我要從我的感受倒回去,我要去看到這兒裡頭,我的整個認知系統是怎麼樣,我的信念體系是什麼?然後我們去認識這個信念的體系,它其實就是在做一個自我調整。


而有些時候信念的東西,一旦改過來了,所有的東西,它就像那個多米諾骨牌,全改了。所以很重要。


但是信念最難改。就是我們講江山易改,本性難移。英文有一個詞叫force of habit,就是習慣的力量,慣性的力量。


那怎麼做才能夠,把這個核心的信念給改掉呢?

它確實不容易。所以我們說這個隨身心靈成長,其實就是不斷地在自己的習性上下功夫,所以他沒法一朝一夕。而這個書裡頭,作者其實給到了父母們一個工具,這個工具叫作轉念。一轉念。一念之轉。一念放下萬般自在。所以他有些時候就是一個念頭。那我就要去針對這個念頭去做功夫。下功夫,去做功課。


轉念工具的例子:

比如說就用我這裡頭的就是一個轉念的工具,那我覺得說我的孩子,應該去上這個補習班。我就開始,對自己這個信念去下功夫,「這是真的嗎?」當你這麼問的時候,那個空間就開始出來了。我能百分之百確定,這對我的孩子是最好的嗎?


通常一個人足夠坦誠的話,那個答案一定是:「其實我也不知道。」我硬要我的孩子去吹個長笛,但可能我的孩子就是喜歡其它的樂器,對不對?然後如果,我要是執著於說,我的孩子必須得這樣。我們自己就非常緊張。

如彈鋼琴、拉小提琴。

我們一旦有這樣的想法,壓力、生活,就緊張了。


音樂這麼美好的事,若然變成天天被罵,變成了家裡邊暴力的來源。學習亦然。


所以就是有這樣的,就書裡頭提供的這樣的一些工具之後。父母們就會像從一個套娃那裡頭,把自己解套出來。然後發現,哇,當我這個念頭放下,整個天地都寬了。


史蒂芬·柯維講過一個概念,他說有時候看待事物的角度就是可以一瞬間變化的。他舉了一個例子,他說有一次在地鐵上,看到一個爸爸帶著三個小孩。那三個小孩就特別鬧騰,打擾到別人的空間,尖叫,跑,弄。然後那個爸爸面無表情根本不管,就坐在那兒這樣待著。所以全車廂的人都覺得好沒有教養,這家人。


後來史蒂芬·柯維就走過去,就跟那個爸爸講說,你要管一下你的孩子,你不要這樣。那個爸爸愣了一下,說對不起,對不起,說孩子們剛剛失去他的媽媽,我們可能也沒有習慣,抱歉。你看,就是這一瞬間,所有的人突然之間轉念,覺得我們怎麼這麼自私。


就是一念,其實我們在生活當中很多的煩惱,大量的痛苦就是來自於我們已經預設了,這個人是不負責任的,這個孩子是不負責任,這個孩子不懂事。但其實如果,你能夠稍微轉一下念頭。你的心境就寬了。



那這有什麼訓練的辦法去擁有這種轉念的力量嗎?

有的。就是像這書裡頭提到的,早期的時候,你一定是要通過一些書寫,一些反思的方式。就比如說我這個地方,我對孩子非常不接納,孩子的這個行為讓我非常痛苦。我一定要去找到說,真正讓我痛苦的是什麼?


比如說我這裡頭舉到一個例子,一個媽媽她很痛苦的就是有了孩子我就不自由。她有這樣的一個東西。所以她看到孩子,自然而然就很煩了。很多爸爸媽媽都有這想法:「我有了孩子我就不自由了」、「都是你耗費了我的時間」。


這時候我就要去問自己,「真的是這樣嗎?」

所以她就反思,或寫下來,有了孩子我就不自由。她就一步一步去走,她突然寫著寫著,這個過程就是自己成為自己的老師的過程。然後因為這個工具,有一個叫作反轉,有了孩子讓我不自由。反轉過來就是我讓我自己不自由。她就突然發現說,還確實真的是這樣,不要怪我的孩子,很多事情其實是我讓我自己陷入在角色裡也好,我自己安排了很多事情也好,其實不光孩子,是我讓我自己不自由。


轉到這兒裡她就開始能放下了,那再進一步是什麼呢?她又寫,我讓我的孩子不自由,她就更有感覺了。她說我確實生活當中,對我孩子有很多限制。那麼通過這麼去書寫,裡頭有步驟的,跟著這些步驟寫,那個媽媽後面她就突然覺得好放鬆。


這就是心理學應該有的樣子,心理學就是應該用這樣的工具、步驟來幫助大家解脫,開心。就是非常落地的工具。


其實人的心,是一個彈性空間最大的地方。心的功能就是擴展。我們平時說心眼小,心眼小到連針尖都這個穿不過去,這是心眼小的人小到這個樣子。

相反心胸寬廣,寬廣到宇宙都能夠放入,宇宙蒼生都能夠放在心裡邊。所以對於每一個人來講,你的這個心量的大小是可以調節的,可以學習的。能夠做自我的老師,能夠做自我的觀察者。這樣,心量就會越來越大,你的心量就會開放。



最後總結:

我覺得今天講的這本書,核心的內容都在這兒,基本上。如果這裡邊的任何一句,就比如說不要貼標籤,比如說你能夠不越界,比如說你能夠用尊重,用愛來替代我們過去的控制和恐懼,可能全家都會變得不一樣。


所以對於很多所謂有悟性,自我覺知力強的家長來講,閱讀完這書其實就夠了。有的人甚至可以完全改變自己今後的育兒方式。


最後,假如用一句話來總結這本書的話,我會覺得身為父母,活出自己,然後成為真實的人,就是對孩子最大的祝福。


祝福你活出自己精彩的人生。

所以我們在這裡祝福你,希望所有閱讀過這篇文章的人,都能夠活出自己的人生,自己過得精彩。


因為只有你自己過得精彩,孩子才能夠輕鬆愉快,有自我覺知力的成長。


而且他有一個榜樣,他知道生命綻放成這樣是可能的。


有時候孩子不願意聽你的話,其實核心就是他不想成為你的樣子。所以你的生活如果讓孩子覺得挺好的,他就更願意相信你說的話的說服力。





最後,小弟相信,以上的概念,對大量的家庭真的太重要,太重要了。因此,如果你覺得哪個家庭的媽媽,爸爸,需要閱讀這個,你就轉給他。有些時候,這舉手之勞,可能可以幫助一個家庭,一個孩子。這也是我創立讀書會,寫筆記發文章的發心。就是希望更多的家庭,能夠活得輕鬆一點,幸福一點,不要那麼焦慮,那麼痛苦。你明明都不在生存的層面,但是你非得用生存的心態來解決問題。這個發心也是出於愛。謝謝。

2 則留言:

  1. 這個對我很重要!多謝師兄分享..

    回覆刪除
    回覆
    1. 謝謝留言,如果你有興趣,相信書中的這個方法,也會對你很有用:

      《第三法:有了尊重,沒了傷害》
      https://ac001001.blogspot.com/p/pet-method.html

      刪除